hpfeed

明鏡書刊
2017-06-25
《内幕》第66期封面 这是中共十九大前最惊心动魄的一个案件。习近平、王岐山、孟建柱早已通过特殊系统掌握了央视女主持人刘芳菲丈夫刘希泳死亡案的内情,而且获得了有关人士提供的核心证据,很可能严惩该案幕后黑手。今天的明镜书刊节目,我们请到明镜新闻出版集团执行总编陈小平博士,让他来给我们的听众介绍《内幕》第66期,谈刘希泳死亡的幕后故事 法广:最新出版的《内幕》第66期有一长篇报导,谈刘希泳神秘死亡事件。 为什么这个事件值得如此关注? 陈小平:《内幕》这篇报导标题是 《刘芳菲丈夫狱中被谋杀却被当意外──刘云山贾春旺卷入 习王孟掌握内情》,从这个题目读者大体就知道了这个案件的重大了。 《明镜火拍》电视指出,此事类似于英国商人海伍德在重庆神秘死亡案件的更大翻版,涉及到现任政治局常委、中央书记处书记,前任政治局常委和最高检察长等一大批政法系高官。这个案件正考验着习近平反贪的能力,尤其在“内鬼”众多的政法系统。 法广:除了这个刘希泳是大牌央视女主持人刘芳菲的丈夫外,您能还给我们的听众介绍一下有关这个人的其他信息? 陈小平:美籍华人刘希泳是70年代末期中国第一批留美学生,哈佛大学毕业后到香港经商,成为JC Penney服装供应商,一度成为拥有几十亿资产的巨商。但是在90年代末期卷入朱镕基亲信朱小华案件之中,被中纪委双规,受尽折磨。获释之后他继续经商,与中央电视台主播刘芳菲相识,经过一段时间同居后结婚。 《内幕》的报导说,刘希泳不仅生意巨大,且人脉关系极广。他与现任政治局常委、中央书记处常务书记刘云山的儿子有生意合作。表面上,他与前政治局常委贾庆林关系很近,但真正后台是前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常务副总理李岚清,前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贾春旺。 法广:为什么说刘希泳是神秘死亡呢? 陈小平:刘希泳因为涉及商业纠纷被抓,一个多月以前,他被转押到吉林延边看守所后死亡,《明镜邮报》报导说,刘希泳原关在北京,将他转送到吉林是为了灭口,是为了让他不能在未来的案件中作证。他是被人捂住嘴巴窒息致死。死亡之前,他交代的材料的一部分已经被篡改或被消失。 吉林省政法委和检察院参与调查刘希泳死亡案件的人员并不了解内情,但是受到暗示,将刘希泳之死转向刑讯逼供导致意外死亡的方向作文章。 法广:为什么说刘云山贾春旺卷入刘希泳神秘死亡案件呢? 陈小平:《内幕》的报导说,刘希泳在中国经商的后台是负责组织人事和宣传工作的政治局常委刘云山和他的亲家贾春旺。 贾春旺是中国政法系统最有实权的人物,历任安全部长、公安部长和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属于已退休的副国级领导人。他的女儿嫁给了刘云山的儿子。 法广:为什么把刘希泳神秘死亡案件说成是海伍德案的高级版呢? 陈小平:《内幕》的报导说,中共高层知情人士披露,这个案件非常蹊跷,有很大可能性是有人想杀人灭口,因为刘希泳知道的情况太多,它可能涉及比当初海伍德案件更高的政治人物。和当年海伍德神秘死亡事件一样,家属和知情人士都被要求封口。这是为什么刘芳菲在微博说“痛到不能呼吸又不能言”。 处理刘希泳案的吉林公安厅长、检察长、反贪局局长、吉林省委书记与周永康、令计划、刘云山、贾春旺都有某些关联。这个案件如此操作,如此掩盖,后面是否有待揭开的巨大黑幕? 在《明镜邮报》披露了刘希泳神秘死亡消息后,中共最高层极为震惊,迅速将另外一位嫌疑人移送秘密地点,由武警看守改为由军方看守。刘希泳案件共三名嫌犯,除刘已经死亡之外,三人中一人已经被安全部内鬼放走。 这个案件是中共十九大前最惊心动魄的一个案件。目前,习近平、王岐山、孟建柱早已通过特殊系统掌握了该案件的内情,而且获得了有关人士提供的核心证据,有很可能严惩刘希泳死亡案件的幕后黑手。 法广RFI 索菲
明镜电视台

节目表 (美国东部时间)
16:05
播放中
直播:中國首善黃如論證實被查,背後的靠山何日落網?(《網言網事》)
17:07直播: 習王棋局變了,明鏡專訪郭文貴引發的後果(《明鏡編輯部》第129 期)
18:12黑客成功中斷YouTube,郭文貴投資的以色列技術戰勝黑客 - 明鏡專訪郭文貴第三期(1)
18:17王岐山背後的勢力,江澤民是老領導(《點點今天事》)
18:58直播: 我的同學李克強與郭文貴現象分析(《明鏡專訪》)
19:55直播: 十九大破局——郭文貴爆料對中共的顛覆(《明鏡編輯部》第130期)
21:07直播: 我的同學李克強與郭文貴現象分析(《明鏡專訪》)
22:04直播: 袁世凱曾孫如何成了畫家(《歷史明鏡》第44期)
23:09郭文貴爆料嚴重衝擊習近平十九大布局(《明鏡書刊》)
23:18姚監復露面,出現在文強將軍紀念會上
23:19姚監復露面,出現在文強將軍紀念會上
23:19海外之音聯播(2017年6月22日,晚報)
23:47美國矛頭對準中國,不甘領袖地位被挑戰(《明鏡專訪》)
00:11王岐山露面,孟建柱訪加,郭文貴出訪,王健林股跌(《點點今天事》)
00:47直播: 習王棋局變了,明鏡專訪郭文貴引發的後果(《明鏡編輯部》第129 期)
01:51直播:法治與宗教,哪個可以救中國?(《人生之中》)
03:08中共官員如何填寫個人財產報告?(《點點今天事》)
03:34肖建華事件部分關鍵人物:俞正聲、王岐山、李克強......(《點點今天事》)
03:59中共如何挖走巴拿馬(《明鏡專訪》)
04:28直播:明鏡專訪郭文貴第三期(高清完整版)(《法治與社會》第45期)
08:38直播:全球化——西方敵不過中國?(中國研究院第38次會議)
10:31明鏡專訪郭文貴,黑客「高級黑」(《點點今天事》)
10:52身陷權鬥難善終,太子黨退出情報系統(《明鏡書刊》)
11:00王岐山會被立案調查嗎?(《點點今天事》)
11:36直播:全球化反民主的秘密(《明鏡編輯部》第127期)
12:59直播:外媒解讀中國的索引——余志堅、吳小暉、郭文貴、達賴喇嘛(《世界的中國》)
14:12王岐山六四時鼓吹殺20萬人保20年(《點點今天事》)
14:39習王同盟?王岐山討好習近平是為了取代習近平?(《點點今天事》)
海外聯播台

节目表 (美国东部时间)
16:16
播放中
習王同盟?王岐山討好習近平是為了取代習近平?(《點點今天事》)
16:45直播:外媒解讀中國的索引——余志堅、吳小暉、郭文貴、達賴喇嘛(《世界的中國》)
17:58王岐山六四時鼓吹殺20萬人保20年(《點點今天事》)
18:25直播:明鏡專訪郭文貴第三期(高清完整版)(《法治與社會》第45期)
22:36郭文貴爆料嚴重衝擊習近平十九大布局(《明鏡書刊》)
22:44姚監復露面,出現在文強將軍紀念會上
22:45姚監復露面,出現在文強將軍紀念會上
22:46海外之音聯播(2017年6月22日,晚報)
23:13中國9家公司向郭文貴追債:董克文律師記者會(完整版)
00:20焦点对话 完整版(2017年6月23日)
01:19美国观察 2017年6月23日
02:19直播: 習王棋局變了,明鏡專訪郭文貴引發的後果(《明鏡編輯部》第129 期)
03:24黑客成功中斷YouTube,郭文貴投資的以色列技術戰勝黑客 - 明鏡專訪郭文貴第三期(1)
03:30王岐山背後的勢力,江澤民是老領導(《點點今天事》)
04:11直播: 我的同學李克強與郭文貴現象分析(《明鏡專訪》)
05:08直播: 十九大破局——郭文貴爆料對中共的顛覆(《明鏡編輯部》第130期)
06:20直播: 我的同學李克強與郭文貴現象分析(《明鏡專訪》)
07:16直播: 袁世凱曾孫如何成了畫家(《歷史明鏡》第44期)
08:22新闻时刻 (2017-06-23)
08:37直播:全球化反民主的秘密(《明鏡編輯部》第127期)
10:00直播:全球化——西方敵不過中國?(中國研究院第38次會議)
11:52直播:郭文貴爆料是憲政轉型催化劑(《明鏡編輯部》第128期)
13:01查證:王岐山專機和殺20萬人保20年之說(《點點今天事》)
13:36中共官員如何填寫個人財產報告?(《點點今天事》)
14:01直播:中國首善黃如論證實被查,背後的靠山何日落網?(《網言網事》)
15:03美國矛頭對準中國,不甘領袖地位被挑戰(《明鏡專訪》)
15:26王岐山露面,孟建柱訪加,郭文貴出訪,王健林股跌(《點點今天事》)
16:02直播: 習王棋局變了,明鏡專訪郭文貴引發的後果(《明鏡編輯部》第129 期)
17:07明鏡專訪郭文貴,黑客「高級黑」(《點點今天事》)
17:28身陷權鬥難善終,太子黨退出情報系統(《明鏡書刊》)
17:36王岐山會被立案調查嗎?(《點點今天事》)
18:12郭文貴律師與董克文律師的戰爭開始了(《法治與社會》第46期)
大事件
2017-06-24
王海光   《歷史決議》一書。   外事口的成績最大 “老五屆”大學生進入口述回憶和反思的時間比較晚,但品質較高。做得最好的是清華大學,參與者數量多,反思有深度。“團派”和“四一四”兩派都有回憶清華文革的文本,他們對文革的反思已經超越了過去的派性。如“四一四”派的第二號領導人孫怒濤與炮製異端文章〈“四一四思潮”必勝〉的周泉纓,今天對文革的認識則是大不同了。孫怒濤的《良心的拷問》一書,是在否定文革的基礎上反思文革;而周泉纓的《文化大革命是歷史的試錯》一書,則是基本肯定文革的解釋文革。地質學院“老五屆”學生對文革的反思,也有了不同版本,可以對比校正。但無論他們現在觀點如何,都是他們心路歷程的跋涉記錄。這個變化本身也就是歷史。 需要注意的是,這些文革的過來人,都有自己特殊的文革情結,會不由自主地帶入文革反思中來。如在群眾組織頭頭的文革反思,基本都是原“造反派”組織的人。就可以看到這種情結。 第六,從聚焦中央決策層和領袖轉向關注地方貫徹層和社會普通人群。 現在的文革史研究已呈現出多層次、多側面的拓展,開始從傳統的高層文革史的研究,擴大到地方文革史和基層文革史的研究;從過去的聚焦高層轉向關心底層、社會和普通人的命運。這是一個問題意識的轉型。聚焦高層和領袖,關注的決策層方面。而文革本身是複雜的,決策了的東西未必能貫徹下去,各地文革的情況大不相同,各個單位的情況又不一樣。所以,中央精神貫徹到了基層,不能不走形。只有打通了高層文革、中層文革與基層文革的相互聯繫,才能立體地呈現這段複雜的歷史。 在文革通史研究方面,代表作有:麥克法夸爾、沈邁克的《毛澤東最後的革命》、卜偉華的《砸爛舊世界》、史雲、李丹慧的《難以繼續的“繼續革命”》。都在學界引起強烈反響。 在文革地方史方面,民間研究者更為活躍,已從事件史開始進入整體史,與官方地方史志形成了不同的歷史敘述。如:李遜的《革命造反年代:上海文革運動史稿》,石名崗執筆撰寫的《文革中的山西》,鄧振新編著的《貴州風雲》等。這些地方文革著作,披露了大量官史遮蔽的歷史細節,有的是作者個人觀點,有的是作者所代表的一群人的觀點。現在還有一些地方文革研究者,也在私家撰寫當地的文革史。 中央國家部委的文革史,現在也有一些民間私撰本。以外事口的成績最大。已出版的有馬繼森的《外交部文革紀實》、楊榮甲的《共和國外交部秘辛》等。中央調查部的文革史也已有人撰寫成書。 從關注高層人物到關心普通人的文革命運,是把歷史研究回到人本身。只關注高層政治的歷史是與世隔絕的歷史,是遠離民眾的“他們的歷史”。只有關心普通人的命運,歷史敘述才能成為“我們的歷史”。在這方面,一些文革史學者已有了學術自覺。如金大陸關於上海一個普通高中女紅衛兵紅鷗命運的思考文章,就是一例。 以下為付費內容,會員可登入後瀏覽全文
中國密報
2017-06-24
  毛澤東視察武漢。   王芳   毛澤東的影響   文化大革命是毛澤東發動的。某種程度上,毛澤東及其“階級鬥爭”學說決定了群眾組織的產生與分裂。這可以從兩方面來理解。其一,文革前以“階級鬥爭為綱”及歷次“階級鬥爭擴大化”的政治運動積累了相當尖銳的社會內部矛盾。而文革中,突然將矛頭向上,指出“階級鬥爭”的對象是“黨內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   (新“階級鬥爭”論)由此,文革前的社會矛盾以否定過去的形式爆發出來,形成了群眾與群眾、群眾與幹部、幹部與幹部之間的尖銳對立。其二,在新“階級鬥爭”學說下,群眾被逐步發動起來造“當權派”的反,並在運動過程中形成了大大小小的“造反派”組織。而各級幹部害怕成為運動對象,出於利益考量,又直接或間接地促成了“保守派”的出現。因此,“保”、“革”組織的出現本質上乃因毛澤東而起。   當各省市的官僚機構陷入癱瘓後,毛澤東又發動全國全面的奪權運動,並提出各單位新的權力機構在進行“三結合”時要“以左派為核心”。所謂的“左派”即“革命造反派”。由於毛澤東對什麼是“左派”沒有給出明確的判斷標準,因此在各種動機下,有的群眾被稱為“左派”(“造反派”),有的被打成“右派”(“保守派”),從而加劇了群眾組織內部的分裂和對立。   這種人為地製造一個群體或將人群分為左、中、右的方法,本身就為群眾的分裂埋下了伏筆。除此之外,毛澤東對地方上的影響也是顯而易見的。   於上海自不必說,“工總司”之所以能“一統天下”,與他的直接支持休戚相關。在武漢,陳再道在“支左”過程中實施的一些政策,實際上很多是以毛澤東對於文革的部署為依據的。1967年7月14日,在前往北京的列車上,毛澤東針對各地的“支左”有一段自我批評:   “有錯誤就改,沒有什麼了不得。有錯誤主要是我負責。誰叫我1月21日發個指示,要解放軍介入,要支左?那個時候黨政都不行了,只有解放軍出來擔負這個任務。軍隊介入後,因為情況不熟悉,調查研究不夠,錯誤是難免的。來了個‘八條’,抓人抓多了,有些革命組織不應該取締的取締了,起了壓的作用。這樣,林彪同志起草了‘十條’。‘十條’後,受壓的又起來了,又恢復了,來了個反復。後來,又來了‘六六通令’。‘六六通令’下來後,有的不聽。”   這一段話中關涉的幾條政策,其實都對群眾組織的派系分化產生了影響。解放軍到地方“支左”,所謂的“左”是什麼組織?這就需要作出選擇。軍隊在實際工作中就會自然地支持一派而壓制另一派,以致加深兩派的矛盾。1967年1月28日出台並獲得毛澤東認可的《中央軍委八條命令》(“八條”),成為各支左部隊的“尚方寶劍”。陳再道正是以這個為理論依據,給“工總”戴了個“打砸搶”的“帽子”,並鎮壓了這個組織。也正是因為武漢軍區對“工總”進而對其他造反派組織的打壓態度,才使得原來還在為席位分配鬧矛盾的“工總”、“九一三”(“鋼派”)和“工造總司”(“新派”)覺得有必要團結起來,一致對“外”。   此時來自中央的一股春風——1967年4月2日《人民日報》發表的社論《正確對待革命小將》以及4月6日出台的有利於造反派的《中央軍委十條命令》(“十條”),又為工人造反派們對抗武漢軍區提供了最大的合法性。   毛直接干預   “百萬雄師”在1967年4月16日就開始醞釀,5月16日正式成立,它的出現固然是受武漢軍區扶植之故,但當時中央高層沒有指出完全有錯誤,可能又為陳再道提供了繼續支持“百萬雄師”的理由。旨在制止打、砸、搶和武鬥的“六六通令”,一面為陳再道提供了鎮壓工人造反派的藉口,另一面又為工人造反派“控訴”武漢軍區幕後指揮“百萬雄師”打擊造反派的行為提供了法理支持。   “保守派”與“造反派”的對抗也就更加激烈了。   以上“十條”、“六六通令”都得到了毛澤東的批示,至於《人民日報》社論以及對一個群眾組織的定性問題,在中央高層,毛澤東是擁有最終決定權的人。文革初,毛澤東已近晚年,但他似乎精力充沛,事無巨細,幾乎每天都會關心文革的進展,批示各種文件包括對各省、市運動進行引導,林彪、周恩來的各種政治活動以及中央輿論報刊的報導等,幾乎都會與聞。有研究者專門指出了周恩來在處理七二零事件中的影響,不過這篇文章本身也證明了周恩來正是按照毛澤東的指示行事的,包括在7月20日之前,將“百萬雄師”定性為“保守派”,其實也是得到毛澤東的同意的。毛澤東對於地方派系的態度,實際上成為周恩來的行為準則。   “百萬雄師”被如此定性,最終決定了它的倒台,同時也意味著造反派組織獲得了合法性。失去所謂的“敵人”,團結的憑據盡失,必定會出現“內訌”的局面。七二零之後的“鋼新之爭”正體現了這一點。此時造反派內部的派系鬥爭又與中央高層有很大關聯。   7月26日,中央對七二零事件和武漢文革表態文件中,提到了七個“革命造反派組織”——“鋼工總”、“鋼二司”、“鋼九一三”、“三司革聯”、“新華工”、“新湖大”、“新華農”。這個文件實際上是毛澤東在25日審批的。沒有被中央點名的“工造總司”等組織對此非常困惑,他們認為“三司革聯”並不如他們有影響,有實力,對它的被點名尤其不滿。更緊要的是,“鋼派”借中央點名之機,刮起一股“鋼化江城”之風,“加入鋼工總,實現大聯合”的標語滿街都是。“工造總司”對此非常不滿,甚至打算成立與之相對立的“新武漢”。8月26日,周恩來等中央領導接見武漢造反派時,對“新武漢”進行了批評,“新武漢”也就破產了。   除了中央點名外,“以鋼派為核心”實現大聯合的提法實際上亦出自中央。1967年8月9日,周恩來等中央首長在接見武漢造反派組織時,即提到武鋼要樹“九一三”的旗幟;謝富治還倡議“九一三”和“工造總司”與“工總”合起來,似有“以鋼工總為核心”的意思。這種提法儘管不知是否符合毛澤東的思想或來自他的指示,但既然出自“中央首長”,恐怕也很容易被群眾組織認為是毛澤東的意思。這都是不利於“鋼”“新”兩派團結的。   此後,為了促進武漢順利進行大聯合、“三結合”,中央又先後肯定了十一個“革命群眾組織”(包括“工總”、“九一三”、“工造總司”),本意可能是想尋求“平衡”,實際上並不利於大聯合。因為既然自己也是中央認可的“左派”,在大聯合時便有充分的理由爭權奪位,不願落在其他組織後頭。同時,這一既定事實使得七二零後的武漢造反派們更不可能走上海“工總司”的道路。這是最高當局對武漢和上海兩地施加不同政策的緣故,也因這些政策在武漢不斷地反復,使得武漢的工人派系分裂有時以“鋼新之爭”為主,有時又表現為“保”、“革”之爭。   綜上看來,毛澤東作為一個中央集權國家的掌舵者,深深地影響著一些省市的政治格局包括工人的派系鬥爭。     (《文革中的工人派系政治》連載4,《中國密報》第56期)    
内幕
2017-06-24
  陳小平、郭文貴   陳:這個,你也會知道觀眾最想知道的是什麼問題,所以說第一個問題這麼問你,你也應該不驚訝。那麼第二個問題,你在節目中已經點到了賀國強的名字,他跟你是什麼關係?   郭:他的兒子賀錦濤先生,是立德科技的老闆,是北大方正證券的重要股東之一。今天我們本來有李友的一些大概很長時間的音頻,我們也撤掉了。其中就提到了一段時間,一個叫張展(2:00:22)的——張展是賀錦濤先生,就是賀國強書記兒子的一個代表,在2014年12月份的時候,和李友,和魏新開會當中呢,多次提到要弄死我,打死我。其中就提到了給博訊——一開始他們是沒跟博訊有關係,說博訊報導李友的負面新聞,然後呢,他們說要搞死博訊。後來呢,就這位賀錦濤先生的老總,就說他們已經找了過去的幫章子怡小姐打官司打贏的那個律師事務所,然後已經給了它錢,3萬美元一次。然後這個時候就有一個轉變。接下來呢,就開始講到了比較可怕的,比如說要打死郭文貴,弄死郭文貴。那麼這個事情是很可怕的,因為我聽的那是實際的錄音,下一步我們會公告出來,因為這事牽扯到了賀錦濤先生。   這個,賀錦濤呢,我希望你要能聽到的話,我和你無仇無怨,你沒必要打死文貴,完全沒必要弄死我。不管你是什麼樣的背景,我今天沒有說您細的,是因為我尊重了我的原則,配合好三位書記的反腐。但是,你要打死我和滅我家呢,這是我不能接受的。一,我沒有得罪你,我也沒有犯罪。就是犯罪得罪你,那有法律,有司法系統,你沒有權力打死我。還有,我再次跟你說,我沒有揭發你,賀錦濤先生,是我給了我朋友領導的面子,這位領導我特別尊重。本來今天我是有“驚天雷之說”的,說實話,我要能公告了你賀錦濤先生的這個證據,我保證在24小時內,有一千萬人會上街,會把你給活吃了!包括你叔叔賀老三。這個錢財,這個事,你要不信,你要認為我今天汙衊和誹謗了你,我希望你告我,或者說你可以直接發信息給我,咱們單獨來一集關於你的事情。   今天我聽了領導的話,我不說你的,但是我絕對不希望你再跟李友一樣,陷害我的家人,陷害我的員工,還有在海外通過你這個黑道——這兩天了,幾個黑道的人物跟我打電話威脅我,包括背後威脅我的家人,我也向有關領導報告了。如果這些所謂黑道的,郭文貴就是不怕黑道的,像昨天一樣,使用這種卑劣的手段,我在這兒就不說了,你跟我玩這個,實在是太小孩子氣了!郭文貴是草根出身,農民出身,不怕死。所以說,如果你再想掩蓋,你再來做,那我沒有辦法,我只能跟你開炮。我不想和你戰爭,但是賀錦濤先生,你對你的言行和對你的所作所為的,包括你那些錢財,你都要看好了,你要負責任。現在我在此告訴你賀錦濤先生,你那些隊伍不要再對我下手,你再開始騷擾,再開始行動,那我就不客氣了。   名震江湖的宋林案,也傳出背後也有賀國強之子賀錦濤的身影。   對李源潮反感   陳:好,下一個問題呢,也跟賀國強有關係,看樣子賀國強成了這一集的一個中心人物。這個觀眾問的是什麼呢,就是說,薄熙來的事件是不是一個巨大的陰謀陷害的,後面是不是跟和賀國強有關係?   郭:哎呀,這事兒跟我沒關係,我無法回答,謝謝網友。我真不知道。郭文貴在推特上講過話,小平先生,我只說和我有關的事兒,我只說我知道和經歷的事兒。你比如說,高瑜女士的事,我知道。當時2013年我看了這一段東西,我看到了是韋石偷拍的,然後發給北京,然後陷害把高瑜女士說得妖魔鬼怪,那簡直是可怕極了,最後導致了那樣的結果。我知道我就說。包括其中有一個,叫楊建翱先生,拿出傅政華先生的那個視頻,停車場授戰刀的視頻,那個事我知道,那麼我就可以說。包括他這個視頻,韋石是讓那個誰,叫當時的溫雲超先生給放的,那他是嫁禍於他,這事我也經歷了。但是你說人家賀國強書記和薄熙來先生,我真不知道,所以我不能說,謝謝這位網友。   陳:好,現在呢,我只能說是,這是最後一個問題了。最後一個問題呢,因為在今天的第二期採訪中,展示的證據材料中,涉及到李源潮的名字,聽說他要被抓,你能不能證實他會有些什麼問題呢?   郭:我跟李源潮先生打過交道。在我離開北京之前,我和美國我公司的兩個金融顧問,是兩個美國的參議員,也是李源潮先生的好朋友,專門到他的辦公室有個很正式的接待。我跟李源潮先生也有正面接觸。當時美國的代表團呢,把我放在了第一位,就是放在了VIP的第一位上。我坐在那兒的時候呢,李源潮先生一眼都不看我。這個,人家就提出來,說中國的年輕人哪,在中美之間扮演了很重要的作用,郭文貴先生是中美之間重要的橋樑,而且呢,說頭兩天在美國國會山,郭先生在我們的餐廳發表了一個很好的演講,特別是關於中美之間的關係,做了很多積極的貢獻,在經濟上做了很多貢獻。講了好多,李源潮一眼不看我,然後呢,就把眼睛掃向一邊,直接就跟別人說話去了。哎,我就很納悶了,這個李源潮先生怎麼對我這麼反感呢?   那麼在這個訪問當中呢,李源潮先生講了很多很多的政治上的語言吧。我對李源潮先生那次的見面,我是有很多感想的。第一個,我說實在話,中央的那幾個領導,我都打過交道,我都當面打過交道,我的感覺很不舒服。一,假大空,二,我認為對我這種小人物沒必要這樣做。   我想說的是什麼意思呢?李源潮先生對我的反感我是知道的,是跟過去的劉志華的事件有關係的。他曾經在多個場合說過,郭文貴的劉志華事件,實際上是給我黨帶來了負面作用,每個人都想錄個視頻,想把領導給扳了。還有更誇張的,他竟然公開的說,郭文貴這個視頻,實際應該把郭文貴抓了,因為這個視頻呢,對我黨的威脅性是長遠的。聽上去很有道理。但這就是我所說,我在國內呀,我想跟人家腐敗,都沒人跟我腐敗。因為這個視頻事件,沒人搭理我了,我基本上官場臭屎一個。那麼他這個說法,這官場上一下子就沒有人接近我了,沒人理我。這是為什麼我很感謝馬健副部長,他雖然管我,但是最起碼他還是接觸我,幫我,當然也防著我了。那麼這個話影響是很大、很深遠的,因為是當時的中組部部長啊,而且是很看好的一個常委,但是對我的傷害力是深遠的。   那麼還有一次,李源潮書記,當時他是部長啊,在一個場合上,和幾個官員說,評價了我和劉志華的事件,對我非常負面,特別是還說,令計劃主任當時建議是把郭文貴和劉志華先抓了,說令計劃主任這個建議是對的,應該把郭文貴給抓了。他花了很大的篇幅都講我的壞話,甚至要把我弄於死地。     原北京副市長劉志華。   《北大方正幕後的腐敗常委擁有千億資產——明鏡電視專訪郭文貴第二集》連載16,《內幕》第6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