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pfeed

新聞台
2018-06-20
時間:美國東部時間2018年6月20日上午11點 -12點(北京時間6月209日晚23點-12點) 嘉賓:胡平(@HuPing1)主持:陳小平(@xchen15)
明镜电视台

节目表 (美国东部时间)
10:40
播放中
直播:川普再追加2000億10%關稅,中國迎戰;金正恩再訪習近平,美韓取消軍演;拆散家庭是法律不是政策(《紐約看天下》2018年6月19日)
11:15海外華人回國更方便了!中方硬懟川普票倉喊痛;加拿大大麻合法;迪士尼不差錢硬較勁!數千家中國影視公司要關門;小米IPO估值攔腰斬;亞洲富豪財富增長最快(《今日華爾街》2018年6月20日第一次播報)
11:54美國《國防授權法案》參院順利通過,制裁條款再殺中興;黨中央救海航給調子不給錢;默克爾妥協川普任性(《全球新聞連報》2018年6月19日第一次播報)
13:02川普對中國產品加徵10%關稅;金正恩今抵北京三訪習近平;蓬佩奧:中國自稱開放經濟是個笑話;美國參議院要求美軍參加台灣軍演;羅斯被爆料持有中俄資產(《全球新聞連報》2018年6月19日第二次播報)
14:02直播:文革中的獨立思考和異端思潮(《友漁讀書》第38期)
14:35中共重蹈覆轍:批錯一人,彎路百年(《歷史明鏡》第146期)
15:36中西方攝影藝術集萃(《巴黎藝術》第5期)
16:06川普欲與中共打太空大戰;川普加碼將對2000億中國商品課稅(《今日評論》2018年6月19日第一次播音)
17:33直播:習近平內政舉步維艱,川習聯盟倒逼改革(《明鏡編輯部》第261期)
18:35直播:習近平畫像會不會掛上天安門,崔永元是不是毛迷?(《慢山微語》第41期)
19:19直播:日本以多戰少, 2:1勝哥倫比亞;波蘭烏龍連連,1:2敗給塞內加爾(《體育時報》2018年6月19日)
19:34直播:金正恩三訪中國匯報川金峰會?茅于軾在中國處處遭封殺,但他並不想出國(《世界的中國》2018年6月19日)
全球聯播台

节目表 (美国东部时间)
10:46
播放中
直播:日本以多戰少, 2:1勝哥倫比亞;波蘭烏龍連連,1:2敗給塞內加爾(《體育時報》2018年6月19日)
11:01直播:金正恩三訪中國匯報川金峰會?茅于軾在中國處處遭封殺,但他並不想出國(《世界的中國》2018年6月19日)
11:32直播:川普再追加2000億10%關稅,中國迎戰;金正恩再訪習近平,美韓取消軍演;拆散家庭是法律不是政策(《紐約看天下》2018年6月19日)
12:07川普對中國產品加徵10%關稅;金正恩今抵北京三訪習近平;蓬佩奧:中國自稱開放經濟是個笑話;美國參議院要求美軍參加台灣軍演;羅斯被爆料持有中俄資產(《全球新聞連報》2018年6月19日第二次播報)
13:06滬指跌破2900點,中興更是暴跌;貿易戰升級,恐衝擊中國GDP和在華投資;川普承諾不對中國製IPHONE課稅;中國手機“魅族”三年員工砍半(《今日華爾街》2018年6月19日)
13:51海外華人回國更方便了!中方硬懟川普票倉喊痛;加拿大大麻合法;迪士尼不差錢硬較勁!數千家中國影視公司要關門;小米IPO估值攔腰斬;亞洲富豪財富增長最快(《今日華爾街》2018年6月20日第一次播報)
14:31直播:文革中的獨立思考和異端思潮(《友漁讀書》第38期)
15:04中共重蹈覆轍:批錯一人,彎路百年(《歷史明鏡》第146期)
16:04中西方攝影藝術集萃(《巴黎藝術》第5期)
16:34千禧代多數“愛國”不記傷痛,中國未來何去何從?(【時事大家談】VOA 2018年6月19日)
17:33川普欲與中共打太空大戰;川普加碼將對2000億中國商品課稅(《今日評論》2018年6月19日第一次播音)
18:59直播:習近平內政舉步維艱,川習聯盟倒逼改革(《明鏡編輯部》第261期)
20:02直播:習近平畫像會不會掛上天安門,崔永元是不是毛迷?(《慢山微語》第41期)
中國密報
2018-06-18
陳小平 草庵居士 【《中國密報》編者按:在2018年2月5日的《明鏡編輯部》第207期裡,明鏡集團執行總編陳小平和嘉賓草庵居士討論幾任中國前領導人的改革,到胡錦濤時代,因胡溫因政令不出中南海,擊鼓傳花給習近平。習近平必須要領導一切,先獨裁,再改革。本刊經授權,刊登這次訪談根據錄像整理的文字稿。】 李鵬轉向保守派 當然裡面還有一些小的傳言,比如說,像這個李小勇在西城打架,被抓了起來,李鵬去要求放人,這些引起趙紫陽對他的一個家族的當時的一些形象上的不滿意。其實這不是主要的,最主要的在於中央財經小組的權力上,趙紫陽和李鵬發生了分歧。而且李鵬反復說,既然當時你們提出來黨政分家,趙紫陽就要專管黨務去了,你不能再抓著這個財經小組,所以管得我國務院束手束腳。所以這個時候呢,李鵬就向陳雲和李先念求助去了,他要他們幫忙,反復地彙報這個事情。 而這時候呢,李鵬還不是保守派。但是在當時的話呢,因為趙紫陽只聽鄧小平的,而不聽陳雲和李先念的,所以李鵬向陳雲一求助,陳雲他們就把李鵬抓住了,這時候李鵬開始向保守派轉了。在經濟上各方面就開始聽從陳雲的指示,來尤其向那個他們,鄧力群他們諫言,就開始跟趙紫陽提出不同的意見。而這時,當時還有一個重要事情,就是趙紫陽把那個《紅旗》雜誌給撤銷掉了。撤銷掉的時候,這個鄧力群,這些保守派勢力就沒有一個代言人了,這時他們就把向他們靠攏的李鵬,就抓了過去。 在重要的一個關鍵的時候,中國當時經濟界的四君子,當時他們就提出要政治改革,進行政治改革,其中有一條就是說,國務院開始實行中國物價闖關。這個物價闖關呢,當時制定了很多方案,但是在物價闖關的時候,李鵬向趙紫陽就發難。當時1988年的8月30號,沒有經過中央財經小組討論和同意之前,李鵬就召開了國務院常務會,向全國發了六條指示。就是在中央決策之前,他就說了,他說終止物價闖關。所以當時大家都講,趙紫陽這個闖關失敗,其實是在那個關鍵時候,是李鵬搶在趙紫陽中央財經小組決定之前發布了,把這個終止了,而且代表的是陳雲。而那時候,實際上趙紫陽的物價闖關的失敗,政策出現很多矛盾,當時出現社會、造成後面的動亂的時候,造成民眾不滿,實際上有很大原因是當時李鵬把這個事情提前挑出來。挑出來,他就國務院和中央政策出現了衝突,所以這個時候,保守派就把李鵬推到了前臺。 李鵬 趙紫陽倡黨政分開 趙紫陽在這時候才感覺到出現了問題了。他等於黨政、黨務的總書記管不了國務院了,而這個李鵬已經開始掌握主導權了,所以在那時候,他就開始提出要政治上加大改革。而趙紫陽就說了,說我們社會主義的國家的人民感覺到社會主義不如資本主義,這終究是我們要解決的問題,一百年也要回答!人類社會的民主應該是越來越發展,一些條件不具備,我們可以說清楚,但絕不能讓人覺得共產黨害怕民主,不敢講民主。而即使執政的地位不變,執政的方式也必須改變,也就是說,在共產黨領導的框架下,更多地允許各種社會力量的政治參與,同時建立逐步以法治代替人治,把憲法已經規定的許多好東西,通過法律一一落實。 所以那個時候趙紫陽一手提出什麼呢?其實主要是黨政分開。當時黨政分開,其實是鄧小平首先提出來的,但鄧小平提出黨政分開,是要求提高效率,把行政效率提高出來,而不是黨委決定一切,要讓管業務的人管業務去。但是趙紫陽當時在陳一諮他們提出威權主義之後,他提出一個黨政分開,有一個很深的東西,它的基本含義是黨的領導是政治領導,黨要在憲法和法律的範圍內解決問題、活動。這些主張,等於實際上解決一個問題,就是當時彭真被問到的,就是黨大法大的問題。他當時提出這個問題了,這實際上就解決一個法律和國家政權的之間的關係的問題。這個問題要解決,就實際上他要利用人大,就當時萬里主管人大的時候,來把權力從國務院轉移到人大手裡頭,這是解決他跟李鵬之間的爭鬥的一個問題。 他又提出來,就是兩個決策,就是黨中央決策和憲法影響人大和政府決策,兩個決策的中心問題,實現國家權力的重歸人民代表大會。他就是在這個時候,就政治體制改革總體設想的時候,他就明確地列出來了,說撤銷黨委與政府重疊的部門,撤銷各級行政司法機關的黨務,撤銷各級政法委,實現黨的組織屬地化,把國家公務員分為政務、業務兩類,中央組織部門不再掌握政府系統人事大權,改革人大選舉制度,逐級實現真正的自由選舉。 所以當時黨內的李鵬國務院的掌權和黨中央的掌權出現矛盾之後,趙紫陽就提出一個我用人大來恢復政府的權力,來跟你李鵬的保守派進行鬥爭。所以在80年代,趙紫陽的這個政改路線是非常明確的。他實際上也是掛羊頭賣狗肉,打著紅旗反紅旗,先在體制內尋找一個活動的空間,之後再借勢推進,所以當時的改革途徑,實際上是有當時一個非常明顯的政治背景。 鄧力群 以下為付費內容,會員可登入後瀏覽全文
中國密報
2018-06-17
【《中國密報》編者按:在2018年2月5日的《明鏡編輯部》第207期裡,明鏡集團執行總編陳小平和嘉賓草庵居士討論幾任中國前領導人的改革,到胡錦濤時代,因胡溫因政令不出中南海,擊鼓傳花給習近平。習近平必須要領導一切,先獨裁,再改革。本刊經授權,刊登這次訪談根據錄像整理的文字稿。】 陳:各位觀眾,大家好!今天是2月5號,這是明鏡火拍的《明鏡編輯部》節目,我是主持人陳小平。今天我們要請一位嘉賓來談談中共的政治改革問題。這個話題的一個中心是什麼呢?就是解讀習近平為什麼到今天,他要,用一句話來說,叫“先獨裁後政改”,或者叫“要領導一切”,這樣一種政治上的考慮是基於什麼樣的一種思想得來的?那麼我們今天討論的話題,要回顧自鄧小平以來,從鄧小平往下數,一直數到什麼趙紫陽、江澤民、胡錦濤這些人,他們關於政治改革問題的一個思路,最後得出一個習近平到今天,我們的標題叫“被迫領導一切”。那麼跟我們來討論這個問題的是草庵居士。我們先把草庵居士請進來。草庵先生,你好! 草庵:小平先生好!各位觀眾好! 陳小平(左)和草庵居士。 中共一直在進行政改 陳:前兩次找你討論問題,談的是經濟話題,那麼今天我們開始把經濟話題轉到了政治改革問題的話題。您對這些問題呢,據我觀察,您一直有思考,也有自己的一些見解,當然更多的是,我覺得你有一些獨特的自己的生活的經歷,跟一些中共領導人以及他們子女的一些交往,因此你可以講到一些理論幕後的故事,能夠幫助我們的讀者進一步地領會理論背後的一些看不見的深邃的問題。那麼今天我們討論這個政治改革問題呢,我知道您有一種看法,就是說,中共一直在進行政改,你為什麼會有這樣一種跟別人似乎不一樣的觀點? 草庵:大家都認為,中共實際上一直是保守的,不想政改。在70年代末期,中共政改的意圖是最明顯。那時候整個文革結束之後,不管是華國鋒那時候採取什麼手段,比如說大家可能認為是和平手段,還是政變的手段,去獲得政權之後,其實那時候的中國大陸,整個從上到下都有一種改革的意識,而且認為非常迫切。就當時是中國中共建政以來,是首次,大家是從上到下達成一個共識,就是中共必須要改革。這個改革的話,很多的就是有包括你要推翻共產黨,建立一個西方的民主制度,所以那時候大家的願望是非常明確的。 鄧小平接手之後,他就討論一個問題,就是說,政治改革不能夠觸動共產黨的根本,所以他那時候就修補體制、健全體制,而且要先行地經濟改革。他認為把老百姓的經濟問題解決了,中國經濟發展了,中共的執政就變成順理成章了,所以當時他有這個貓論。 鄧小平當時選擇這個胡耀邦啊,他有不同的一個看法。胡耀邦的看法,實際上是繼承了劉少奇的新三民主義,所以他就要求實行社會民主制度,就是黨內要開放民主,讓那些不同政見的人再加入到共產黨的黨內來發表意見,包括他當時就是恢復到以前的政協方面,而且他提出來,就是放棄繼續鬥爭,發展民族的經濟。 鄧小平支持胡耀邦的政改路線,但在當時的是趙紫陽當總理。在趙紫陽執行經濟改革的時候,就遭遇到了一個政治瓶頸。這個政治瓶頸其實很簡單,就是大家現在看到東北的衰敗,東北衰敗主要是個國營企業的問題。當時在東北地區,包括一些大的城市,最主要是計劃經濟。在執行經濟改革的時候,就遇到經濟上的阻力。經濟上的阻力其實最主要的是來自於政府的官僚。所以在那個時候,黨內的保守派,就左派勢力,就要求推翻胡耀邦,要求讓鄧力群來上位。 胡耀邦 最終要過渡到議會政治 其實鄧力群在很多方面的主張,跟胡耀邦和趙紫陽並沒有什麼太大的區別,尤其在經濟改革方面。而且鄧力群當時是,算是做過我的頂頭上級吧。所以他的主張,從經濟上是非常地開放的,但是他跟鄧小平有一條,就是說,他跟鄧小平就是兩手都要硬,政治上左的方面也不能放鬆。在後面就發生一個衝突,衝突之後,鄧小平和陳雲就開始討價還價。討價還價之後,就是把胡耀邦換下來。換下來之後,來要把趙紫陽換上去。 趙紫陽上位之後,其實趙紫陽有幾個比較重要的講話。趙紫陽當時有一個講話,就是說,經濟上放活,政治上收緊,以經濟發展代替政治改革的政策,完全是條死路。他其實這句話,實際上是跟鄧小平的觀點,是相衝突的。他這句話是當時在體改委的全體會議上講的一句話。而且他後邊說,他說,通過政治改革實現中國社會向市場經濟相適應的民主政治轉型,是唯一的出路。孫中山先生說,世界潮流浩浩蕩蕩,是唯一的出路。孫中山先生,我現在覺得,已經到了我們認真思考這個問題的時候了。中國必須切實進行政治體制改革,並且朝著這個目標進行改革。這個目標,就是最終要過渡到議會政治。 當時為實現這個,就是中共的官員往往是打著紅旗反紅旗。趙紫陽當時為了實現這個目標,就提出了,首先提出來,在政務上,在國務院系統設立政務和業務兩類官員。政務官員由執政黨來任免,大家誰上臺誰任命,這個跟美國的一樣;業務官員是公務員,長期不能變的。他實際上這個機制建立之後,就是模仿美國的這個政府的體制,而這種機制一旦建立起來的話,就必然導致政黨開放。 但是當時有一個事情就發生了,就是在1987年的時候。李鵬一直是得不到鄧小平的信任,因為李鵬他不是鄧小平的嫡系,而且就多少算是周恩來的部下,而且是一個學政出來的官員,所以在這個經濟上,鄧小平非常不相信他。而趙紫陽在成為一個總書記的時候,他還有一個職務,非常重要,就是趙紫陽是中央財經小組的組長。當時趙紫陽把了這個權之後,就是國務院幾乎所有決策,都要向中央財經小組來彙報,最後獲得批准,所以李鵬在他執行他的政策的時候,經濟、國務院政策的時候,他最終結果呢,還是要向趙紫陽彙報,所以雙方在工作當中就出現了很多矛盾。(《鄧胡趙江胡都曾想政改?習近平被迫領導一切 》連載1,未完待續,《中國密報》第67期) 趙紫陽
中國密報
2018-06-15
陳小平 傅希秋 【《中國密報》編者按:2018年1月16日,《明鏡編輯部》第200期,明鏡集團執行總編陳小平專訪傅希秋牧師,傅牧師認為美國政界和學界對中國試圖以資金影響並干涉美國政治的獨立自主,已開始警惕。本刊經授權,刊登這次訪談根據錄像整理的文字稿。】 北京欲速則不達 陳:好!留著慢慢說。一個節目講不完!我們已經講了一個小時了,但是這個小時已經很精彩了!今天呢,網友們,我給大家稍微地歸攏一下,就說,今天我跟傅牧師一塊兒呢,講了五個故事。第一個故事是華盛頓花園的故事,那麼第二個故事是美國國會封殺大唐、華為、中興三家公司的故事。第三個故事呢,是美國國會調查海航的一個故事。第四個故事呢,是一個叫做海康威視的故事。第五個故事是德州奧斯丁大學封殺中國錢的故事。一共講了五個故事。 那麼這五個故事是個什麼問題呢?就是美國的政界、美國的學界開始對中國的錢,對中國政府在美國的這種海外面目,對它的長臂的影響,影子公司、影子制度等等,已經開始警惕。這是這些故事的核心內容。 那麼為什麼呢?美國的國會和美國的大學機構等,會對這五個故事這麼感興趣?傅牧師講到兩點比較核心的理由,這是比較非常重要的。第一個是北京有一個全球擴充的戰略,而且是急於求成,讓人家感覺到北京有點迫不及待。這是一個。那麼第二個就是,美國這個,當然原來一直很自信,我不在乎你利用我的自由體制、民主制度,在我這裡玩遊戲,但是他們現在發現中共很危險,他們已經威脅到它的美國的安全利益,觸及到它的底線,這就是美國開始對中國進行警惕、準備封殺的一個大的認識的背景。 這個我想我總結的如果沒錯的話呢——有錯誤的話,傅先生可以補充。如果沒有補充的話…… 傅:最大的故事你還沒說呢!就是對我們明鏡的王牌主持人陳小平博士家人進行威懾,進行遏制,進行綁架,這種東西呢,實際上也是很明顯,是它全球威脅的一部分,這個絕對不能容忍! 陳:這個啊,他們原來悄悄幹啊,還好一點,但是這個對我妻子視頻的披露,幾乎可以說激怒了全世界!我的那個英文的公開信發表之後,我順便提一句,找我聯繫的海外媒體鋪天蓋地。所以說,他們真的意識到,這樣的恐怖事件發生在一個自由世界,他們不可接受,所以我只是披露一點點這方面的消息。好了,感謝大家對我們節目的關注,感謝傅牧師今天參加我們的節目! 傅:感謝陳博士! 陳:再感謝傅牧師對我妻子事件的關注,非常地感謝!我們下次節目再會!(《美國國會緊盯北京長臂公司,德州大學封殺藍金黃項目》連載7,未完待續,《中國密報》第66期) 陳小平感謝感謝傅希秋牧師接受明鏡專訪。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