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pfeed

新聞台
2018-08-18
巴基斯坦新選出的國民議會於當地時間周五正式推選前板球明星伊姆蘭汗出任新總理,意味著巴基斯坦第二次成功地進行民主和平交接,過去巴基斯坦70年的政治歷史中,曾經充滿了軍事干預和動盪。 出身板球明星的伊姆蘭汗現年65歲,為巴基斯坦正義運動黨領導人,在下議院總票數272票中獲得176票當選。但伊姆蘭汗的主要競爭者,巴基斯坦穆斯林聯盟的謝里夫只獲得96票。謝里夫是三度連任的前總理,但2018年7月因為腐敗罪而被判入監10年。 ***節目中嘉賓所述由其個人負責,不代表明鏡立場*** 激賞明鏡:https://www.paypal.me/huopai  明鏡火拍: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dKyM0XmuvQrD0o5TNhUtkQ  明鏡火拍網:http://www.mingjinglive.com  明鏡火拍推特:https://twitter.com/MingjingLive  明鏡火拍Facebook:https://www.facebook.com/mingjinghuopai/  ******
巴基斯坦二度和平交接,新總理伊姆蘭汗誓言反腐(《新聞時時報》2018年8月18日)
巴基斯坦新選出的國民議會於當地時間周五正式推選前板球明星伊姆蘭汗出任新總...

中國學者提出“設立生育基金制度”遭央視抨擊(《新聞時時報》2018年8月18日)
近日來,有關中國人口發展所面臨的老齡化現象加劇,生育率持續低下成為了國內...

全球收入最高的女星是她!《福布斯》年度女星收入排行榜公佈(《娛樂星星報》2018年8月18日)
全球收入最高的女星是誰,《福布斯》雜誌於8月16日公開了年度排行榜,結算...

川普撤前CIA局長安全許可,眾高層怒火痛批(《新聞時時報》2018年8月18日)
美國總統川普撤銷前中央情報局局長布瑞南的安全許可,引發多名高層連署譴責。...

85度C還是92度膝?中國銳實力致寒蟬效應《明鏡推薦》2018年8月18日)
主講人:張宇韶《臺北看天下》完整連結:https://youtu.be/...

中國尋求拖延美國有效介入台海衝突;臺灣國防預算十年來新高;中國打壓維吾爾人無遠弗屆(明鏡之聲2018年8月18日-2)
1.五角大廈:中國尋求拖延美國有效介入台海衝突2.臺灣留意中國動向,國防...
中國密報
2018-08-16
中國研究院 【《內幕》編者按:中國政治隨時都在變化。習近平在這場博弈中,他選擇站在什麼樣一個地位,選擇一種什麼角度,來對待這場博弈?他自己個人,作為一個政治行為者,也參加這場博弈,他有多大的能力,他有多少的嫻熟的政治技巧,能夠達到他所要的目標? 2018年4月27日,《中國研究院》第39次會議圍繞這些話題進行了討論。當天參加會議發言的有新聞觀察員何頻,澳大利亞悉尼科技大學教授馮崇義、美國政治學者馮勝平、哥倫比亞大學政治學博士王軍濤、經濟學人張艾枚,美國資深媒體人孟玄、《世界日報》副總編魏碧洲、哈佛大學政治學博士顧為群。研討會由陳小平法學博士主持。在此發表的是會議發言的文字整理稿。】   反對想壟斷一切的趙家人 當然最後,現在大家討論很多的,是後邊的民主這一塊。民主這一塊,老是去講它的效率如何,它的具體運作如何,那是末尾的事。民主所真正要解決的問題,是政治公共權力的來源合法性問題。如果你現代政治,原來是政權是歸於一家一姓的,一個個人的君主,現在變成主權在民。那主權在民怎麼落實?那只有大選。只有大選這麼一個機制,才能夠設立授權和代理這麼一個框架。主權在我手上麼,我可以把這個權有限地授給我的代理人來行使,但是因為這個主權永遠在手上,所以你是一個有限制的,就是有幾年的任期,有換屆,我隨時可以收回來。所以這個民主政治最核心在這個地方,就是要確定這個政治權力的合法性問題。就是你如果沒有這個東西,如果黨主什麼主的,在現代社會裡頭,它已經沒有合法性了。現在是最核心的事,都還沒有解決。 所以這個事情呢,剛才講過,包括我的本家勝平講,如果在黨控制不到的地方,自由派完全掌控這個話語權,這是我樂觀的根源。世道人心已經變了,一旦黨失控,那麼中國就會走到憲政民主轉型。那麼這個轉型呢,當然不是那個烏托邦的一種轉型,而是各種利益群體、各個個體的博弈,而這種博弈,當然包括各種各樣的利益集團。我們不要去妖魔化、一體化那個概念,一體化不同的利益集團,但是我們要反對的,只是想壟斷一切的趙家人。我現在要反對趙家人,就不僅僅是一般的民眾,就包括絕大部分的寒門官員,所以趙家人,在中國這個力量對比裡頭,也是很少數,他只是掌控了軍警力量而已。只要出現三長兩短,這個社會的力量對比立刻會翻過來,所以這就是我為什麼對中國的這個憲政轉型非常樂觀。絕對不是說10年、20年以後的事,這是隨時都會發生的事情,看你用哪種方式來啟動、引發這個程式而已。 陳小平:剛才王軍濤先生要求了幾個分鐘、幾十秒鐘的特權,要求道歉,那麼我現在再給馮勝平先生一分鐘的時間,看他要講什麼東西,扯平了。 馮勝平:我覺得其實制度沒有好壞,只看是否合適。鞋,你也無分大小,只看是否合腳。民主這個東西呢,從最古老的時候,實際上它是一個壞東西。從第一部政治學的著作,就是政治學,亞里斯多德,在他那個時候,民主就是所謂的tyranny of the majority,就是多數人的暴政。到了今天,它變成了一個好東西。 實際上,什麼叫民主?民主,去掉所有的冠詞,它就是人民群眾自己投票,參與國家事務的決策,決定自己的利益,這就是民主。從這個意義上說,不管你什麼形式,就是等額還是差額,直接還是間接,其實都是一樣的。沒有什麼真正的民主,也沒有什麼配不配的問題,都配,只要你自己選。但是呢,什麼樣的人搞民主,就搞出什麼樣的民主。你找一群烏龜來競選,就肯定選一個王八出來當主席,它一定也是合法的。所以你要走進世界民主的博物館,就會看見很多,比如說有英國君主立憲的民主,有美國三權分立的民主,有法國斷頭臺的民主,也有中國現在呢,說共產黨講的民主,黨內的民主,就這些東西。 民主是數人頭決定勝負 所以,到底民主是個好東西壞東西?古典政治學認為民主是個壞東西,因為它假設民主是一群壞人、一群暴民在選舉。現代政治學認為民主是個好東西,它認為民主是一群公民、一群好人在選舉。實際上好人壞人,公民還是暴民,你說了我說了都不算,取決於這些投票人的他的教育程度和法治水準。所以在這個意義上說,爭民主好還是不好,就實際上是,真是沒有任何意義。就中國現在該不該搞民主,我還是回到那個,就是“先法治,再自由,最後民主”。等到大家的水準到一定的時候,那個民主一定會好,否則的話,你說民主是個好東西還是壞東西,都是沒有定義的談判。 陳小平:好!馮勝平這個,還是要搞民主的。馮教授,你還要一分鐘? 馮崇義:我還要一分鐘,我非得回應我這個本家呀!我覺得我這個本家是徹底地鑽進了牛角尖的死胡同裡頭,就連這民主、專制之間的是非善惡,這樣的一個基本判斷,他都迷糊了!我們做政治學到現在,現代政治學裡頭,除了後現代的一些,後現代現在也轉型了,就是徹底走進那個道德虛無主義、道德相對主義,沒有是非,沒有對錯,然後什麼,你這個就徹底玩蛋了!因為就沒有,這個人類就徹底失去方向了。 包括他講的從法治到民主、法治,也是有具體內容的。就這個法本身,是人權至上的。法律就現代國家而言,不能制定違反基本人權的法律。惡法、非法,它不是法。就這個法律,除了我們所講的這個權威至上和程式正義之外,還有最核心的內容,就是這個法治本身,它是以人權至上為規則的。你是學法律的,你明白這個事。所以到現代社會以後,你要真正落實這樣的一個規則,這個法律的最高原則,沒有民主制度是不能保證的。你如果有個專政君主,或者是一個個人獨裁,或者一個專政黨,在他掌控這個政權之後,你怎麼能夠去落實這個人權?所以那個法治完全是一種惡法,就是一個黨、一個人制定的法。 王軍濤:你給我20秒,好吧? 陳小平:你要20秒?就一句話啊。 王軍濤:其實勝平講的,還是有好壞的。專制是砍人頭決定勝負,民主是數人頭,數人頭比砍人頭更好,這個我覺得我沒什麼。至於說勝平講到,搞不同的,在民主的具體設計,可能跟國家有問題,導致災難是可能的。所以說,後來才有薩托利(Giovanni Sartori)寫了一本書,叫Constitutional engineering(《憲政工程》),就說同樣這個機器,比如汽車,汽車是個好東西,但如果你設計不好,它會翻車,但這是設計的問題,不是它的基本原理,汽車肯定比走路要好。 陳小平:好,謝謝!我要強迫中止了,這個如果要放開了說的話,再一小時都不夠。因為我們下午2點鐘,還要有一場研討會,討論這個朝鮮問題,那麼上午的這個討論,我們就就此打住。 今天呢,實際上到這兒來參加會議的各位嘉賓,我們不論對錯,只是讓他們呈現觀點。用王軍濤的話說,除了孟玄先生是反對民主和憲政之外,別的人都是憲政民主派,包括馮勝平。但是別人之間的分歧在什麼地方呢?就是在於實現這個憲政民主的這個方式、這個過程中,共產黨的作用,習近平的作用,這樣一些差異。另外我想,在憲政、法治、民主這些概念上的理解呢,我想各位還會有一些差異,也會有一些差異,但這些東西是一個悠遠的問題,也是一個大家要坐下來,進一步去寫文章辯論的問題。今天我們不想,沒有這個能力把它全部澄清。 今天我們就先開到這,起一個抛磚引玉的作用,怎麼樣?(《習近平集權後果:獨裁還是民主?》連載12,全文完,《內幕》第77期)
中國密報
2018-08-13
中國研究院   【《內幕》編者按:中國政治隨時都在變化。習近平在這場博弈中,他選擇站在什麼樣一個地位,選擇一種什麼角度,來對待這場博弈?他自己個人,作為一個政治行為者,也參加這場博弈,他有多大的能力,他有多少的嫻熟的政治技巧,能夠達到他所要的目標? 2018年4月27日,《中國研究院》第39次會議圍繞這些話題進行了討論。當天參加會議發言的有新聞觀察員何頻,澳大利亞悉尼科技大學教授馮崇義、美國政治學者馮勝平、哥倫比亞大學政治學博士王軍濤、經濟學人張艾枚,美國資深媒體人孟玄、《世界日報》副總編魏碧洲、哈佛大學政治學博士顧為群。研討會由陳小平法學博士主持。在此發表的是會議發言的文字整理稿。】   未來20年有可能民主化 顧為群:OK。民主制度絕對不是完美無缺的,大家都知道,它實際上也是a working progress,大家正在做的工作。大家的目的,就是要不斷地改善人類治理他自己所形成的社區、社會的方式、方法,以便使人類的福祉最大化,那麼邱吉爾的名言,大家都知道了,對吧? 那麼專制呢,好還是壞呢?我相信到現在為止,世界上絕大多數的人都不會認為專制是一種理想的制度。他最終,他是沒有底線的,他可以吃人的。博卡薩,中非的皇帝,在訪問了故宮之後,得到了靈感,說我回到中非以後要稱帝,你看中國的故宮多麼地偉大,中國以前的皇帝多麼地幸福,幾千個妃子為他服務!回去稱帝了,然後就被法國人推翻了,發現他冰箱裡藏著人肉,他要做燒烤用的!是完全沒有底線的。 那麼民主呢,肯定是需要改進的。從古希臘當時就是逐漸在摸索民主制度,到現在實際上,理想上來講,我們可以完全把民主制度廢除掉,所有的公共政策,全部由類似IBM創造的華生系統,來設計出最佳的公共政策,要人來執行就行了。這從理論上,目前就可以做。不用人民來選舉少數的政治家,而那些政治家還要募款,相互還要鬥爭、批判、廝殺,那當然都是和平的了,在議會中打架,像臺灣那樣。我們可以設計出來的政策,可以比他們設計出來的都好。 然後我們用自動化的方法來生產產品,生產完了按需要分配,大家都不需要當工人,都去天體浴場去游泳,或者就是休閒、休息,這是從理論上,再要5年,5年不行,20年是絕對就做得到的。工人不需要了,農民也不需要了。大家都當思想家,你愛想什麼想什麼;都當作家,你愛寫什麼書寫什麼書。一個充分自由的人類社會,20年內,從理論上是搞得定的。 那麼走到那個目標,怎麼走?要尋找一條道路。你尋找獨裁的道路走向那個目標,還是西方發達國家到目前為止找到的這條道路、民主的道路?現在全世界有70多個民主國家,那麼比10年以前少了,為什麼少呢?現在西方有一個論點,就是說,當時民主制度擴張很快的原因,就是西方用世界銀行,來強制性地要求那些完全沒有民主傳統的,比如說非洲國家。 實際上民主呢,現在有很多爭論。民主不光是包括選舉,那是古典的理論,熊彼特、亨廷頓他們的理論,就認為民主只包括選舉。現在在,這個光譜現在是很長的,其中已經在右端,左端是選舉,右端呢,平等,已經包括在民主的概念之中了。所以民主的概念本身,如果我問你們五位,你們自己的每個人的定義,對民主是什麼樣的定義,你們會得出的結論,告訴我的,完全都不一樣。它的內涵和外延都有什麼東西,你們先寫下來,你們大家可以比一比。所以,就是實際上是沒有共識的。 那麼現在70個國家,富裕國家,仍然是民主國家,那麼他們覺得什麼原因呢?就是他們沒有那個文化的基因和基礎,然後把民主強加上去以後呢,很快,這個制度不穩定,就又解體了。還有一個原因,就是中國創造的制度似乎是一種替代性的制度,可以替代民主制度的。它經濟發展很快,速度很快,他治理很強,但實際上呢,民主和治理是兩個維度的不同的東西,它不是同一個東西。民主是你這個領導人,它的統治者,是怎麼樣形成的;治理是掃垃圾、生產蔬菜這個能力,這個能力,中國自從秦始皇以來,就是世界上最強的,所以這是一個治理能力。 我的結論就是,不管習近平喜歡與否,中國人民在未來的20年中,是完全有可能走上民主的道路的,但是我們同時要得到西方國家的強大的支持,我們去尋求他們的支持,在他們的支持下,我們自己實現民主制度。 陳小平:謝謝顧博士!好,現在再轉到我們的演播室來,我們請張艾枚女士再做最後三分鐘,然後再是馮崇義教授,最後三分鐘,我們這個節目就結束了。 以下為付費內容,會員可登入後瀏覽全文
中國密報
2018-08-10
中國研究院   【《內幕》編者按:中國政治隨時都在變化。習近平在這場博弈中,他選擇站在什麼樣一個地位,選擇一種什麼角度,來對待這場博弈?他自己個人,作為一個政治行為者,也參加這場博弈,他有多大的能力,他有多少的嫻熟的政治技巧,能夠達到他所要的目標? 2018年4月27日,《中國研究院》第39次會議圍繞這些話題進行了討論。當天參加會議發言的有新聞觀察員何頻,澳大利亞悉尼科技大學教授馮崇義、美國政治學者馮勝平、哥倫比亞大學政治學博士王軍濤、經濟學人張艾枚,美國資深媒體人孟玄、《世界日報》副總編魏碧洲、哈佛大學政治學博士顧為群。研討會由陳小平法學博士主持。在此發表的是會議發言的文字整理稿。】 中國擁有憲政民主的基礎 第二個,習近平繼承什麼?我覺得比較贊成馮崇義先生的提法。就是不管中國有多少問題,但是中國實際上(在勝平先生、何頻先生講的這些問題上都是說明)有搞憲政民主的一個社會基礎了。這原來是鄧小平(這個當然是美化鄧小平的說法)說我們先通過市場,先創造一個獨立的利益,去創造一批獨立的利益群體,然後通過這些利益群體的談判和改革再建立憲政民主。這本來是80年代還搞黨權的這些人唯一的一個理由,現在呢,本來應該開放選舉,那就把九龍開放,讓他們競爭麼,在人民面前選擇嘛!我一點都不反對逐步開放選舉過程,但是你應該要開放選舉過程,你若說再重建一個“專制”來解決,我覺得人類社會又倒退到了一個幼稚階段。 人類社會早就有問題,當人類有問題的時候,選擇專制是比較幼稚的時候,沒有政治經驗的時候,對專制君主做了很多的想像。那時候的君主還真是通過很多殘酷的鬥爭考驗,一個個都跟先知似的,最後他們都會把這個社會帶向災難。皇權哪,也不是沒有規則,中國是以禮治國。其實習近平的這個獨裁,是比中國皇帝還要爛、還要壞的獨裁,還要壞的暴政,因為他沒有規則,是他自己在創造規則,他想幹啥就幹啥。過去皇帝殺大臣,是有規矩的,你不按規矩就是暴君,對吧?這個,過去他是有禮的,是以禮治國,不像我們現在。 至於說,勝平說到迴圈,我覺得勝平又跳出了毛鄧這個說的,中國古代社會好像就是除了農民起義,那怎麼英國、法國就沒有呢?其實區別就是托克維爾說的,托克維爾講美國和法國的區別就在於,法國要用極權辦事,最後極權垮了之後,社會就是原子化,就是變成了一盤散沙。只有知識份子靠概念去想重建社會,最後就導致了很多的災難。但是英美就不是,它是政府的權力很小。英國人當時不像當時歐洲的主流,說要重建王權。你要知道,啟蒙學者是跟開明專制結合的,你要通過一個絕對王權推行開明因素,對人民搞啟蒙、推行現代化,不相信人民、不相信利益集團,利益集團是不好的,要執行一個王權,克服封建的各種因素,但是最後呢,他們並沒有建立一個強大的國家。而英國的貴族和英國的人民,沒有大局觀念,他們不願意支持一個王權,不願意放棄自己的利益,於是兩次用劍逼著國王搞了一個大憲章,搞了一個光榮革命,都是用劍逼他。那最後,英國的貴族沒有大局觀念,反倒給人類開創出了一個主流文明的線索。 所以回過頭來說呢,我認為習近平上臺之後,如果習近平開放,進一步地開放言論空間,引進法治,我一點都不反對。他可以逐步地像80年代的,放棄權力,同時規範利益表達,誰破壞規則就整誰,我覺得這個,他能得到更多的支援。 而且其實制度主義者,你也別以為他是什麼教條。孟玄你要有本事,你去搞個研究,推翻制度主義啊!學界可沒有鎮壓你,那是你沒本事,你可能就沒有這麼一個東西能推翻它。那麼制度主義說得很清楚,不管什麼利益集團,在這個制度下這麼行事,在那個制度下那麼行事。我老跟我的民主黨員說,共產黨的官和美國的官是一樣的,誰給他權力,他忠於誰。中國共產黨的官,黨給他權力,他就忠於黨,他不忠於黨,他就違背人性了嘛!少數的,像我們這種,違背人性,就被踢出來了嘛,對吧?那麼美國的官,人民給他權力,他當然就不向什麼他的上級負責。 所以我想啊,回過頭來說呢,其實憲政民主不難。我跟我的大學同學討論,憲政民主就是講道理的規則,普世價值就是講道理的規則,要平等、要自由、讓人們表達,遇到有分歧的時候,要有一個公平的程式做出決定,這些東西有什麼難理解呢?這是教條,那沒錯,那人類社會不就是靠一些教條在維繫嗎?你的教條合理,還是我的教條合理?你的教條經歷了歷史檢驗,還是我的教條經歷了歷史檢驗?孟玄呢,你的那個什麼皇權,都是你想像出來的,它的優點是你想像的,連它的什麼歷史的建構都是你想像的。 以下為付費內容,會員可登入後瀏覽全文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