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pfeed

評論
2018-12-09
  2008年的中国,大事件接连不断。与藏区骚乱、汶川地震、北京奥运相比,《零八宪章》无论在媒体关注度,还是传播广泛性而言,都略逊一筹。即便如此,中国政府对于宪章的封锁及联署者的打压,却丝毫没有放松,令其成为载入史册的重大事件。刘晓波便是其中最为知名的例子。十年过后,这份文本为中国留下了什么?《零八宪章》联署者之一以及英文版翻译者、汉学家林培瑞给出了自己的回答。   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颁奖典礼现场的空椅子,如今成为具有明确政治涵义的标志物 (德国之声中文网)十年前的12月,在中国学界、法律界、民营部门和工人农民中,303名不同凡响的人士签署"零八宪章",这是一份推动中国走向民主和法治的宣言。几天之内,几千名中国人在网上签名连署支持这份文件。 现在回过头来看"零八宪章"的结局是一件痛苦的事情。2009年12月,中国当局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判处"零八宪章"的核心人物刘晓波11年徒刑。残酷的判刑带来唯一令人欣慰的结果是:2010年刘晓波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多年来,诺贝尔奖委员会一直希能望支持以非暴力方式提倡人权的中国人,2010年,有一位诺奖委员会的成员说他们"觉得时机到了"。)但是在中国国内,宪章的结局却相当令人沮丧。"零八宪章"被全网删除,警察请连署签名的几百人"喝茶",说不放弃署名"后果自负"。2017年,刘晓波在监狱中肝病没有得到医治,导致肝癌死亡。 同时,中国社会变得越来越专制,与"零八宪章"期望的变革正好相反。中央政府变得更加集权,更任意专断,更咄咄逼人,对人权和法治更不关注。2018年3月,习近平发起取消了国家主席任期限制,理论上他想要统治多久就统治多久。不错,"零八宪章"提过"修宪"的要求,但这样的修宪吗?! 与"零八宪章" 背道而驰。 2018年7月13日香港举行纪念刘晓波逝世一周年的活动 最近,我问过几位十年前参加过创制"零八宪章" 的朋友,请他们谈谈今天的感受。没有一个人认为宪章达到了目的。有几位失落到不想加以评论的地步。有人说,如果早知道宪章会被打压得那么厉害,刘晓波会判11年,当初就不会签名。有的认为宪章可能太"激进",中国当时还没具备条件。另外有人却不同意这种悲观,认为鲜花被碾压不等于本来不是鲜花。"当初我们以为它是起点",一位当初是年轻人,如今年届中年的连署人说,"今天回顾,它不是起点,是高峰,但我宁愿有一个高峰,比什么都没有要强。" 延伸阅读:出国后首露面 刘霞忆与丈夫生前对话 从更广阔的视野来看,"零八宪章"应该算是后毛时代四十年来中国人挣脱专制枷锁的努力的组成部分。"我们的生活能够由自己支配吗?还是由他人从某个高度始终监控?" 这个问题1979年在民主墙上提出,接着"个体户"(当时是被允许的唯一的非国营经济形式)在大街上开始展现他们的答案。政府强制关闭了民主墙,但是民间的努力仍在继续发酵。直到1989年的北京(以及各大省会城市)的街头上,挤满了要求威权政府松绑的人群,结果当局用坦克车和机关枪"平息"抗议。到了2003年的维权运动,理想主义的年轻律师们极大地运用了互联网,普及了人人有自己权利的概念。普通工人甚至偏远乡村的农民开始要求自己的"权利"。同时,一些知识分子开始酝酿"我们的要求"的不同文本,有"十条要求"的,也有二十、三十条要求的,最终都呈现在"零八宪章"的文本中。 这些"要求"不仅涉及政治架构,也涉及教育自由、军队国家化、民族关系平等、环境保护等其他议题。2009年打压"零八宪章",2015年拘捕维权律师群,一而再、再而三地显示了当权者对民间的一贯应对方式。 每次这些来自民间努力都有其不同的焦点,但大目标是一致的。还是那句:"我们是否能够支配自己的生活?"。有一位"零八宪章"的资深参与者跟我说他遇见了一位年轻人,对追求自由有兴趣但对历史并不清楚,居然问,"先生,不知道……您是89的还是08的?" 宣言,而非"请愿" 起草宪章的人怎么看待宪章,认为是一篇什么样的东西? 这是一个关键的问题。宪章不是"请愿",不是要求当局居高临下"允许"怎么怎么样,而更像"宣言":是我们认为对国家有利,并且希望别人读了以后能赞同的一些概念。起草者把自己看作精英,为那些不太会表达的普通人们表达立场。普通人并没有投票选他们做代表,所以在这个意义上他们不是民主代表。但普通人也从来没有选过当朝人物做代表,所以用民主标准衡量,"零八宪章"与政府有相平行的地方。宪章签署者没有提出要取代政府,只是希望像在民主制度之内忠诚的反对派那样运作,与政府互动--辩论和交换看法,提供监督制衡等等,也许哪天变成类似于民主制度里的国民议会。这就是为何"零八宪章"包含了那么多政府也许可以接受甚至已经写在纸上的内容。"零八宪章"的精神是"大家退一步冷静想吧,这些民主措施不是为我们国家更好吗?" 2008年12月到2009年12月这一年,支持"零八宪章"的人还可能觉得没有失败。是的,刘晓波被带走了,可是别人至多一两天就回家,而且一般推测晓波的刑期大概是三到五年。有人甚至觉得他只会被训诫一番再放回家去。许多人被喝过茶,但是还可以希望政府能够接受一点真诚的对话。 一直到刀把子落下来。判刘晓波的11年刑期以及随后对宪章的冰封的意思很清楚:"不行,绝对不行。" 当局从未明确指出"零八宪章"里什么内容最为惹恼了他们,但关键很可能是侵犯了党的权力垄断的问题。宪章里包括这句话:"取消一党垄断执政特权"。况且,比个别字眼还要大的,大概是宪章的"身份"问题。要是真的成为"互动力量",那就意味着共产党在历史上第一次承认它不能直接或间接控制的社会团体有合法性。说到底,"互动"是"权力分享"。这可不行。中国共产党从来没有分享过权力。   在中共高层当时看,2008年已经是值得骄傲的一年,"零八宪章"相比之下是很小的事情。 他们看到北京奥运会是一次巨大的成功,让他们的国际声誉飙升。同时,世界上的主要对手--美国和西欧--正在经历一次严重的金融危机,相对地提升了他们在国际舞台上的地位。相比而言,打压"零八宪章"是小事情,打扫自家房间而已。邓小平晚年告诫中国要"韬光养晦",到了2008年这告诫显得有些过时了。1989年屠杀之后,中共一直推销一套说词,即民主需要很长时间,中国太大,国民的文化素质低,因此世界要耐心点儿。这套说词的前提是: 终极目标还是民主政治。但2008年以后,这个前提消失了。现在中国统治者提供了他们自己的威权制度,由精英能人来掌权,他们能办事效率高,这个被拿来作为世界的新模式,不像民主制度那样老拖慢发展等等。 "零八宪章"的出台,正好撞在中共转换思维的节骨眼上,这是宪章的不幸。 2012年习近平上位以后,这个模式日趋可怕。其中一些改变是从毛的保留剧目中借来的:权力集中在最高领导的手里,大大收紧对媒体和学校的思想控制,开展"反腐"运动来清除竞争对手并恐吓官僚集团,甚至搞个人崇拜(或"无个性崇拜"--借用白洁明对平庸的习近平的恰当观察)。但其他的一些方法倒是新的,是毛时代科技还没发明的,毛没有,而作家奥维尔(George Orwell)早已想象过的:能够在全国范围内面部识别任何人的"天眼"系统;能够将每个人,尤其是少数民族的DNA存储到一台中央电脑里;以及一套"社会信用"体系,用根据公民的"政治可靠"程度来支配生活里的各种大小的好处和方便, 从买火车票到选孩子上哪个学校。 不管是在中国还是在全世界,人们极为需要清醒地面对这个进展中的新局面。近来,好几十万维吾尔族穆斯林被送到中国西北的"再教育营";想参加国际学术会议的教授以"国家安全"的理由在机场被阻止;课堂上的情报员随时向当局揭发教室里的"错误言论",以及其他更多类似的现象。这种方法也已经开始传到海外。西方大学里的中国学生在上课时回避所谓"敏感"问题,因为不知道班上哪一位同学会打小报告。海外人权组织的人想举办与中国人权有关的工作坊, 哪怕是在西方国家的领土上,也会受到人身威胁和攻击。"零八宪章"?遥远得很。 诸如此类的措施虽然可怕,但同时也说明这个制度内部十分虚弱。假如统治者心里真的有把握和信心,那何必向社会推行那么多、这么细的措施?为什么要花巨量的时间和资源去监视每一个教室,给大街上所有的人拍照,每天请上千思想稍微出轨的人"喝茶"警告?在当今的社会氛围中,普通人们不在社会中言与行,只能减缩为追求狭隘的个人利益。把社会黏合在一起的不是共同的理念,而每个人只是考虑如何配合一个整齐划一的外表,来获得自身利益最大化。"忠诚"只有在达成利益交换才能释放。地方政府像黑社会的小王国,对上级要求的是保护伞,而上级对下级要求的只是把民众的不满压制住不至于沸反盈天。两边互相利用而已。 中共特殊的"生存能力" 这种内在不稳定的制度能够持续下去吗?多久? 这些是好问题,但很难有个精准的答案。在中国悠久的历史上,最像中共的两次暴烈朝代是秦朝(公元前221-206)和隋朝(公元581-618),两个都是较为短命的。中华文明此后再度复兴。 但是,毛之后的中共有其特殊的生存能力。有三次它面临严重挑战,在国内外的观察者看来,它的丧钟已经敲响,但每次它找到有效对应而活了过来。第一次是1989年的六四屠杀,一夜之间摧垮了中共的声望,令一些观察家纷纷预测这个政权的垮台;第二次是市场经济的成长,许多人(包括前美国总统克林顿和前英国首相布莱尔)预言会导致中产阶级的诞生,而中产阶级则会进而要求民主改革;第三次是互联网和社交媒体的出现,似乎会瓦解甚至废除中共控制语言和思维的能力。目前我们还不能说这三个挑战的最终结果是什么,但至少可以说中共回应的措施是比原先估计的更有效。中共的第一优先向来是维持自己的权力。日子久了,它内行到位。 作者林培瑞 中共的耐力对中国普通百姓(刨除意识形态的胡言乱语,他们从来不是被放在第一位的)又是一个问题。2007年,刘晓波写道:"假如中共把中国再次引上一条导致灾难的错误历史道路,结果自然是对中国人的再一次大灾难。"刘提到的"再次"是指大跃进和文化大革命--毛时代的两次大祸害。文革以后,许多中国人发誓类似的事情绝不会再发生。刘的意思是:不一定。未来的灾难不会是跟毛泽东所炮制的完全一样, 因为许多客观的历史条件是不同的。但今天习近平的狭隘民族主义、思想控制和好战态度的有毒混合物,可能会证明刘晓波的警告是对的。"再次引上错误的历史道路"已经看得出来苗头了。 有人指出,习近平向毛时代回归,背叛了邓小平的精神,邓是八十年代推动"改革开放"的强势领导人。这样的说法有些道理,但是也不尽然。邓的主要贡献是"经济改革可行,政治改革不行"的模式,邓以后的继任者,包括习近平,都保留了这样的僵硬模式。中国想要融进现代国家行列,政治也必需改革。"零八宪章"的目标就是朝着这个方向努力的文本。十年前,当这篇温和的、有社会各界支持的"零八宪章"出台的时候,有希望能够导致好效果。可是今天,在习近平的中国-一个充满了法西斯征兆可是又不稳定的中国--拥有这样观念的前景更加黯淡。   希望能够乐观是人性的一个特点。现在有没有办法乐观? 长久地看,还是有的。秦朝和隋朝过去了,共产党的朝代也会过去。但是短期是另一回事。关键的问题是:习近平能否建立一个新的法西斯社会?如果能,那对中国人及全球的人是一件可怕的事情。如果不行呢?万一中共崩溃了? 在短期内也是可怕的事情,因为会带来一个混乱时期。中共统治了70年,消灭了所有可能取代它(哪怕现在很小,可是有可能发展到将来能取代它)的社会力量。1949年后遗留下来的"八个民主党派"很快就变成不独立的花瓶。1998年成立的人数极少的中国民主党,因为宣布不受中共控制,没几天就被镇压。中国有许多工会和学生会,但都在中共的"领导"之下。甚至连诸如中国象棋协会这样的组织(以及几千个类似的协会)都是在中共直接或间接控制的。政府控制的"爱国"教堂是可以去的。去地下教堂呢?要么教堂跟中共达成某种默契,否则信徒就得活在恐惧之中。中共要是一夜之间倒台,留下的一个真空般的社会,人们就得在你死我活的丛林状态里挣扎,等待正常社会恢复。近几年来,中共把自己的"不可替代"说成优点,实际上是它巨大罪恶的结果。 短期内混乱的代价值得付吗? 如果这个代价是建立一个长期的、健康的后共产主义中国的唯一途径,那恐怕只好说是值得付的。但短期内呢? 有没有乐观的可能性?我看没有。观看当下的中国,乐观与理性无法同时成立。 作者感谢苏晓康及长平对本文部分观点的贡献。 作者:林培瑞(Perry Link):美国汉学家,哈佛大学哲学博士。曾担任普林斯顿大学东亚系研究讲师,现任加利福尼亚大学河滨分校校长特聘讲座教授。        
新闻时时报 | 众议员纳德勒称川普犯下可致弹劾的罪行(20181209)
#川普 #科恩 #弹劾总统 在CNN周日早间的节目上,众议员杰里纳德勒表...

新闻时时报 | 人民日报批加拿大抓捕孟晚舟, 中国或采取报复行动(20181209)
#孟晚舟 #人民日报 #加拿大 #高凯文中国官方媒体12月9日针对华为财...

点点今天事 | 何频:孟晚舟为何被戴上脚镣,中共营救反将案件逼到死角;王瑞林去世无足轻重,邓式改革过去病毒发作(20181209)
中共指责加拿大侵犯人权,但#孟晚舟 正享受充分的辩护权利,而中共跨境绑架...

留学生 | 井耳:中国留学生在海外如何克服抑郁情绪(20181209 第46期)
#抑郁症 #留学生 #张首晟中国留学生在海外如何克服抑郁情绪,主持人罗列...

全球新闻连报|北京对孟晚舟案态度转硬有蹊跷;解放军退役中将称100小时能打下台湾:美国全面封锁恐断华为生路;白宫幕僚长年底换人(20181209-2)
#孟晚舟 #川普 #华为《新闻时时报》00:101.孟晚舟被扣,北京态度...

中国新闻|解放军退役中将称100小时能攻下台湾;“五毛党”向网络水军开战;北京要加国释放孟晚舟被呛施压没用;新疆再教育营面积达140个足球场(20181209)
#孟晚舟 #加拿大 #再教育營1.北京要求释放孟晚舟,加拿大前外交顾问:...
内幕
2018-10-16
中國研究院 【《內幕》編者按:文章為7月6日《中國研究院》第50次研討會,此次會議由陳小平主持,主題為中美貿易戰的走向,與會嘉賓有程曉農博士、經濟學者張艾枚、經濟學家呂樸、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講座教授謝田、自媒體主持人秦偉平、歷史學家劉仲敬。本刊經授權,刊登這次訪談根據錄像整理的文字稿。】   美國不怕中國崛起?   陳:好,謝謝呂樸先生!你給中國領導人提建議,不知道他聽不聽。我們的節目,他們也看,希望他們能聽進去。他們會看的,而且很喜歡看。下一個我們請謝田教授。 謝:剛才我們已經提到了,就說新冷戰,我想所有的專家都有一個共識,就說冷戰已經開始,新冷戰是針對共產主義的冷戰,也是一個剪羊毛之爭。但是對於中共來說呢,我覺得它已經到了這個生死存亡的時候;對美國來說,這實際上是在結束里根總統當年開啟的對共產主義圍剿的最後一步。 你看我們那個川普總統,實際上他的經濟理念,比方說保守主義和共和黨的理念,實際上都是從里根那邊一脈相承的。甚至他那個讓美國再度強大的口號,也是從里根那裡來的。川普當年跟里根又多次地會面,就是面提心授,他得到了很多東西。所以我們現在說他是里根第二,是吧? 實際上就是說,中共現在所說的所有的事情,就是為了生存,就是為了它這個中共共產黨集團、專制集團生存。從這個角度來看的話,才能真正理解中共為什麼要這樣做。為什麼要囤積外匯?為什麼要限制中國老百姓匯兌,不讓中國老百姓從外貿中得到利益?為什麼要調控匯率?為什麼要補貼,甚至就是在不賺錢的情況下也要補貼,也要賺這個外匯,並且外匯要控制在自己的手中?那這正好是這個中美貿易戰的真正的衝突的根源,表面上經濟的根源就是從這個貿易逆差開始的。那美國要解決這個問題呢,不免涉及到中共的經濟利益,這個中共存亡的問題。 剛才你說到剪羊毛的話,我覺得確實在剪羊毛,是在剪羊毛,但是在殺羊,就殺雞宰羊,但中共這隻羊呢,它不是個綿羊,它是個披著羊皮的狼,所以這是一個問題。 那你說新冷戰會體現在什麼方面?中國製造2025、一帶一路,和什麼經濟,台灣、南海、西藏、人權,這些都是美國的突破口,且美國已經非常有效地利用了所有的角度。比方說2025,像現在中共現在基本上跟那個,什麼“厲害了我的國”之類的東西,可以下架了。而中國製造2025已經被冷藏了,原因在於它不是一個真正通過國家來研發,去產生新的知識,新的技能,新的技術,它不是一個正當的過程,它是要靠偷竊、剽竊,偷竊,然後用市場換取,強迫的方式來進行。 美國害不害怕中國崛起呢?美國根本不害怕。這是一個謊言。美國根本不在乎,也不怕中國會崛起。中國崛起了呢,人均下來,也是一個貧窮落後的發展中國家。美國的技術領先中國呢,實際上不只是一代兩代,是幾十年的差距。 我記得美國有一個政治家說過,美國根本不怕中國偷取美國的技術,因為美國每時每刻都在產生新的技術。你現在看到什麼蘋果5G也好,iPhone7也好,或者什麼通訊也好,互聯網3.0,這些都是已經現實化、商品化了的科技的成果。在這之後呢,還有更多的。比如說現在呢,你的GPS也好,美國在後一代的、下一代的那個技術,已經在進行之中。已經在那些2000所大學裡邊的研究室裡面,各種各樣的私人的民間的研究機構裡面,都已經在進行。就說下一步呢,中國能剽竊,能剽竊到最後終端的商業化的那些技術,那你趕不上,因為你拿到了以後,你也不知道它到底是怎麼做出來,為什麼這樣做出來,那下一步還是沒用。 那中國這個2025,你靠偷竊,你是永遠趕不上西方國家的。亞洲國家能夠趕上西方,做得稍微成功一點的,是韓國、台灣和日本,它們可以說成趕上了西方,但是通過自己的努力,踏踏實實做研發做起來的。 一帶一路,根本就是一個非常拙劣的,一個轉移自己產能的,一個一廂情願的計劃。你把你那種高負債,就是說國家支持,借助過度槓桿,這樣一些東西,推到別的國家去,還強迫人家用你自己的人民幣。人家不會!這些國家已經現在明確表示,它不會接受的,並且不願意為了中國人來建一些水利、公路、機場什麼的,讓我自己背上嚴重的債務。並且一帶一路的資金,資金鏈現在已經斷裂了。中國是靠著對美國的貿易順差,對世界的貿易順差,來用這個外匯存體,來進行一帶一路的。現在這個存體沒有了的話,一帶一路也根本進行不下去了。 台灣、南海這些,美國的要求的話呢,就是它承認你是一個中國,但是你要和平解決。中共就是想單方面改變這個,用武力威脅,這個是做不到的。南海也是。如果美國只是要求你維持現狀,保證可以共同開發,但是你要保持海域暢通,美國正是在利用所有的機會。但中共在每一個問題上面,實際上都是站不住腳,從國際法,從道德理念上,都是站不住腳的。中國的領土問題,中共在江澤民時代,出賣給蘇聯多少領土?相當於幾百個、幾千個台灣,中國人民都,現在還沒有去追究這個問題,是吧? 所以回到下一個問題,習近平和川普是不是都有一個內政和世界秩序的重構計劃?是有的。對於川普來說,實際上是在師承里根的很多保守主義傳統的理念,他在帶領美國重回、回歸道德,回歸傳統,並且消除所有經濟上、貿易上對美國不公平、不公正的做法,在全世界剷除共產主義、恐怖主義。他在邁阿密的時候,針對古巴發表的演講裡面,非常明確地講了這句話。他在羅馬、在波蘭,講到推翻共產主義的時候,也非常明確地表明了他的政治主張。(《中美貿易戰:剪羊毛經濟戰還是大國對峙新冷戰?》連載10,未完待續,《內幕》第79期)
内幕
2018-10-15
中國製造是美國打擊靶子 那麼在中國方面呢?中國方面有很多專家,也是僅就貿易問題談貿易,但是有另外一些專家學者和智囊指出,這不只是貿易問題那麼簡單。像這個李若谷,他原來是進出口銀行的董事長,他就說了一次。他就說,中美這次爭端,實際上是關於中國發展權的爭議。他是這麼講的。發展權是什麼呢?在他們看來,發展權就是指中國未來關於高科技,以及如何占領高科技領域這些問題。當然中國有兩個底線,一個是主權,一個是發展權。發展權就是剛才所說到的,關於高科技問題的未來發展問題。那主權呢,就是關於香港、台灣這些方面的問題。 陳小平先生提出來的第二個問題,是中美大國對峙新冷戰體現在什麼方面呢?這個具體而言,就是在中國製造2025上。這場非常有意思的新冷戰的這個特點,其實美中雙方有類似的這種看法,美中雙方都極端看重對未來高科技產業的主導權,而且都把這個主導權的爭奪,與本國的國家和經濟安全緊密相連,而且都把對方看作是唯一的、最重要的競爭對手。中國製造2025很有意思的就是,最近中國官方已經在低調處理這個問題,甚至有些官媒說:“這只是中國學術界的計劃”,企圖推卸中國政府在裡面的起的一些作用和中國政府的這個謀略。 那麼冷戰呢,它最有意思的是,在這個中國製造2025裡頭提到了人工智能、量子計算和新一代無線網絡等發展,最火熱的就是目前美中兩國爭奪最激烈的,就是5G,就是互聯網,就移動技術第5代的研發和研製。中國華為已經斥資幾十億了,然後它提出來,就是發展的一種芯片,它跟中興又不一樣,是直接對美國的高通產業生產的芯片提出挑戰。這個也就是為什麼美國方面引起了非常警覺和反彈。它的能源部、國防部,還有其他一些部門,都發表了多份報告,這些報告都顯示,它們對中國不斷增長的這種科技能力提出警告,而且這種警告,在美國就受到了共和黨和民主黨的共同的支持。 我們知道,中國對於高科技發展的源頭,很早就開始了,但是在習近平上台以後,加速了這一個研發的進程。2013年6月,也就是習近平上台半年之久,中國《經濟週刊》刊發了一篇文章,這篇文章就叫做“美國八大金剛滲透中國大起底”,裡面就說的是美國的八大高科技企業對中國的信息基礎的這個設施的滲透非常強、非常深。那這八大金剛呢,就包括思科、蘋果、谷歌、IBM、英特爾、微軟,還加高通,等等,所以從那時候開始,中國就開始了明顯的做了一些事情,他們稱之為叫做“去思科化”。 就我自己個人估計,“去思科化”有兩大手段,第一個就是要求美國在中國企業,如果要建立合資企業,必須轉讓自己的技術、技術知識產權;手段第二,就是大規模地走出去,收購美國的高科技產業。整個這個進程就是“去思科化”的後果,這將直接有利於像中興、華為等企業的生產。美國是一直認為自己是處於高科技的最高的領導地位,但是中國來勢兇猛,且手段、野心,還有它的目標,都讓美國十分地擔心,所以這一次中國製造2025,成了美國強力打擊的靶子。 陳:謝謝張艾枚女士。她扣住了我私下裡給他們這些嘉賓發的幾個問題。那這幾個問題我給大家回顧一下。等下一個階段,下一個階段的討論,希望嘉賓圍繞這幾個問題。第一個就是,貿易戰只是中美經濟較量,還是經濟戰掩蓋的大國政治對峙的新冷戰?第二個問題,如果你認為這是一次新冷戰,中美大國對峙的新冷戰,會體現在什麼地方?第三個,川普與習近平是不是都有一個內政與世界秩序的重構計劃?中美大國對峙和新冷戰是不是這種重構計劃的必然結果?最後一個就是,貿易戰是否能夠重塑中國內政外交的走向? 剛才張艾枚女士她就認為,貿易戰並不只是一個貿易戰。她聯繫到《美國國家安全報告》,認為這個是中國和美國之間的一個全面競爭,因為在那個報告裡頭,中國和美國的全面競爭的關係,被川普先生進行了制度、意識形態、全方位的一個描述。第二個,她認為中美之間這種全面競爭關係是一種新冷戰。這個新冷戰和美國跟日本、美國跟蘇聯的這種冷戰不同,她冠以新冷戰。那麼跟日本是一種盟友之間的關係,它跟蘇聯並不是全面對峙,而跟當今的中國是一種全面的對峙。那麼最後一個,就是競爭的領域在哪兒呢?她談到就是中美之間對中國製造2025的一個競爭,核心問題是高科技主導產業的問題。 我們現在的討論進入第二波,希望大家觀點集中一下,因為這只有五分鐘。那麼我先第一個機會還是給呂樸先生。 中國和美國現在是全面競爭關係。 以下為付費內容,會員可登入後瀏覽全文
内幕
2018-10-04
中國研究院 【《內幕》編者按:文章為7月6日《中國研究院》第50次研討會,此次會議由陳小平主持,主題為中美貿易戰的走向,與會嘉賓有程曉農博士、經濟學者張艾枚、經濟學家呂樸、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講座教授謝田、自媒體主持人秦偉平、歷史學家劉仲敬。本刊經授權,刊登這次訪談根據錄像整理的文字稿。】 貿易戰是新冷戰的前哨戰 但是現在的中共體制,已經就算是不像是光緒朝的滿洲貴族,至少也是像是乾隆朝的滿洲貴族,他們不再具備當年拿著蘇聯武器,殺進山海關的那種能力。而且他們自身,跟本地的,跟民國那些科舉士大夫,也有千絲萬縷的聯繫,已經不大可能做出當年土改和三反、五反時,那些斬盡殺絕的事,做法和能力了。儘管醇親王一天到晚恐嚇袁世凱和他的同道,但是現在的共產黨,例如王岐山所領導的人員,或者目前公安部掃黃打黑那些人員,從他們的所作所為看起來的話,確實是更接近於醇親王整袁世凱那種做法,而不大像是毛澤東搞土改那種做法,所以它很可能會在更短的時間內,直接就面臨著土豪系統從內部的挑戰。 陳:謝謝劉仲敬先生!劉仲敬剛才講的東西比較多,我試圖追蹤他的一些想法。第一個就是說,這個美國人,他是羅馬人的地位,但是他沒有享受羅馬人這個地位的這種待遇,因此他心中憤憤不平。貿易戰只是說他發洩這種、表示這種不滿的一個機會,因此貿易戰是,並不是僅僅針對中國的一個戰,而是美國對這種不滿的一種戰,中國只是這個貿易體系中的一部分。而且他說到了,中國是在通過貿易這種關係,跟世界發生聯繫的唯一的一個渠道,在其他方面,中國跟世界仍然是敵對的。這是劉仲敬先生關鍵的意思。 由於中國通過貿易戰的形式,通過貿易的方式,和世界發生聯繫,西方出現了一個擁抱熊貓派。擁抱熊貓派喜歡把中國這個黑五類帶入國際社會,讓這個黑五類,中國這個黑五類,變得文明一些。第二個,事實上就是現在這個東西是錯的,而屠龍派被證明是正確的。 第三個,有一個觀點就是說,這個貿易戰會讓征服者失去看家本領,那就是技術和美元。中國因為是前有來自於共產主義體系的蘇聯幫助,後有來自西方體系的美國的幫助,因此它積累了技術和美元。它對全世界進行征服。那麼這個貿易戰可能導致它的技術和美元全部失去,那最後一個結果就是,這個貿易戰有可能導致中國被擠出西方世界。 這是我大概總結的一個意思。如果沒準確的話,劉仲敬先生可以一會兒再補充。現在我們再還有今天的最後一位嘉賓,張艾枚女士,請她來講。 張:謝謝小平先生!今天凌晨12點整,美國對中國正式開始貿易戰,增收340億的關稅。中共方面早就聲稱,絕不打第一槍,所以當美方打完第一槍以後,中國方面立刻予以報復,也增收價值340億的美國產品。 貿易戰正式開響,但是從美國的股市來看,從中國方面的一些反應來看,並不像大家原來想像的那麼可怕,可怕的是開始之後的升級。美國方面的報紙已經一再也提到了這個問題,怕的是一個接一個的升級。美國川普總統早就說,340億之後,我們還要加增160億的中國產品,那將在2個星期之內。如果中國方面仍然報復,那我們再加增到1000億、2000億、3000億,甚至5000億。到那個時候全球的反應,加上美國的股市,就不能夠再像今天的反應那樣,那麼理性、那麼冷靜了。 我現在就要直接了當地回答陳小平先生提出的問題。貿易戰只是中美經濟較量,還是經濟戰掩蓋的大國政治對峙的新冷戰?我的看法是,貿易戰不只是經濟較量,而是美中兩國全面對峙的新冷戰的前哨戰。我的這種說法呢,還要從去年年底的中外媒體的一場異鬥說起。西方的一些著名的報刊,像《金融時報》、《經濟學人》、《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德國之聲》,還有法廣,還加上BBC等,都是不約而同地發表了一系列的文章,就指中國手伸得太長,在西方搞中國滲透,向世界推銷其專制模式。那中國方面的反應呢,加上中國的外交部、新華社、《環球時報》,都說,還有海外的一些親中媒體,也一致地說,西方的這些指控是捕風捉影、惡意誇張。 如果你仔細閱讀這個美中,西方和中國的各類的這種相關的報導,就會覺得,在中國和西方之間,一場滲透、反滲透,這個推銷、反推銷的,這麼一場冷戰,已經拉開了序幕。但是當時還只是嘴上而已。而到了今年的3月和4月,具有實質意義的中美貿易爭端的關稅,由美國總統川普正式推出。我認為這場貿易戰,就成為了中西冷戰或者是中美新冷戰的一場前哨戰。 那這場新冷戰的特點,就和美日當年,80年代搞的新冷戰,和美蘇之間的新冷戰不一樣,那是舊冷戰,貿易戰和它們的冷戰是不一樣的。美日的關係呢,是當時的日本在經濟上咄咄逼人,但是在政治上和軍事上是美國的盟友,所以日本總的來說,仍然還是美國的,以它的盟友自居,它做了一些退讓。那美國和蘇聯呢,蘇聯是在政治上和軍事上,毫無疑問,蘇聯在當時是美國的頭號競爭對手,但是在經濟上乏善可陳,所以美國並沒有把蘇聯看成是全面競爭對手。 但這次和中國是不一樣了。中國無論是從經濟上,還是軍事上,還是政治上,以及全面意義的全方位的競爭,美國都把中國給當作競爭對手。剛才是秦偉平先生提到了,去年12月18日,在川普政府任內,推出了第一份《國家安全戰略報告》,這個戰略報告直指中國和俄羅斯是美國的全面競爭對手。而在這個戰略報告當中,如果仔細閱讀的話,我們就發現,川普總統把中國的對美國的經濟安全問題等同於國家安全問題,就是說,在川普政府的眼裡,這不只是經濟問題,而是隱含著更多的其他方面的競爭這個問題了。他的用詞我們就可以看出,他是這麼講的:“中國和俄羅斯決心讓經濟變得更加不自由、不公平,它們發展軍隊,控制信息和數據,以便壓制社會,並擴大它們的影響力。”美國在剛開始就沒有把中美之間的貿易爭端,僅僅看作是貿易爭端,這是我的看法。(《中美貿易戰:剪羊毛經濟戰還是大國對峙新冷戰?》連載8,未完待續,《內幕》第79期) 川普把中國對美國的經濟安全問題視同國家安全問題。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