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pfeed

明鏡獨家
2017-10-21
——中共十九大領導層的不穩定性   何頻   習近平在中共十九大開幕大會上。 他確實想改變體制早上好,謝謝主席,謝謝大會邀請我參加這個有如此眾多國際學者、政治家參加的盛會。 這段時間以來,世界上各種媒體、各種人物都在猜測一個謎:兩個星期之後的中共十九大將會出現什麽樣的領導班子?這個班子,是強化了習近平的個人權力,還是跟以前一樣,只是一個政治派系平衡的產物?或者說,習近平並沒有像外界傳聞的那樣個人權力強大,反而被這次大會證明他只能接受體制的制約,最終他與前任一樣,曾經真想有所作為,但大會選出的班子顯示出來讓他難有施展。到底是哪一種情況呢?大家都在等待謎底揭曉。 但是我今天不想具體地去討論誰將在這次大會上晉升政治局、成為常委,或者哪些人會留任,哪些人是黑馬,那些人會落馬。我想強調的是,依照我目前掌握的資訊,習近平還是努力在想改變體制,雖然他表現出來的傾向,是會向傳統的個人獨裁方面轉變,還是會領導中國走向政治民主化,都缺乏足夠的信息來支撐任何一種說法,不能輕易作出判斷。但是從他在十八大以來的所作所為,顯示出來,他確實想改變這個體制。但是中共的體制有巨大的彈性,同時也有非常堅硬的內核。任何一個人想要改變這個體制,都會身處極度的危險之中,習近平先生也不例外。這就是為什麼他從十八大以來,他真正做的事,最重要的並不是兼任了十幾個小組的組長,事實上那些小組大多數都是空有其名,並沒有真正實質性地推動變革。而他真正有所作為的領域只是軍隊。 為什麼他要從軍隊入手?這正說明他清醒地認識,自己要變革體制具有巨大的風險,只有軍隊才能成為他堅強的後盾、威懾的力量。這也說明,他只對軍隊有真正的控制力,因為在軍隊體系裡面,他是唯一的一個非軍職的領導人,雖然軍隊內部是派系眾多,但整個軍隊受制於文官系統,相對於其它系統要少很多。 從另一個角度看,習近平敢動軍隊的一個原因是:他知道這個軍隊已經腐敗到無法打仗,未來一段時間,也不可能具備打仗的能力。所謂中國與印度開打,所謂在南海交火,以及所謂大陸對台灣的武力統一,或者說中國在某種程度上軍事捲入朝核衝突……對於習近平來講,都是不存在的計劃!他需要的只是利用軍隊來顯示自己改革的決心,同時用軍隊來對企圖阻止他、挑戰他的權威的人,形成威懾力量。 習近平的對手是誰呢?外界有很多的想像、很多的描繪,有很多似是而非的內部信息傳出來。這些消息有些細節可能是真實的,有些思路可能是正確的。但是,無論是江澤民、曾慶紅,還是李鵬或者其他的政治元老,他們由於年事已高,很難對習近平真正構成致命性的威脅。這些人只能通過代理人,發揮在公開的言論中看不出來的影響力,來牽制習近平。 譬如說,中紀委書記王岐山,是江澤民勢力的主要代表,他雖然在政治局常委中排名靠後,但了解中國政治的人都知道,他是中國最強有力的實權人物,他對中國的行政體系、金融體系,甚至中國從上到下的黨政體系的了解程度和掌控能力,甚至對國際社會、媒體的實際操控能力,超過了習近平。他以支持習近平反腐的名義,實際上在中國從上到下、從左到右,建立了自己的體系,插入其中——他是中國真正的二號人物。他對習近平的現在和未來的權力走向,都有巨大的牽制力。 政治機器 政法委書記孟建柱,雖然不是政治局常委,和王岐山一樣,幾乎可以肯定,會在名義上退出政治權力圈。但他這麼多年對政法系統的掌握,實力不亞於一些名義上比他地位更高的政治局常委,因為他掌握了刀把子。即使他退休之後,政法系統已經佈滿他的子弟兵。 習近平與這些實力人物會是一個什麼關係?這種關係是否會有突然的變化?不只是在十九大上會有所表現,而且更有可能在十九大之後的一段時間表現出來。 其實這些狀況的出現,反映出中共體制的力量。中國人都知道,中共體制,叫作“組織”。組織的力量遠遠大於個人的力量,具有不可挑戰性。它集中了、吸取了人類眾多政治規則、方式,有強大的適應能力、調節能力和殺傷力。任何一個人,掌握好了這個組織,就可以極大地擴大他的個人力量;掌握不好,組織就會把你吃掉,不管擁有什麼樣的頭銜。 我今天給這個組織,命名為:政治機器。 我們知道,英國科學家霍金說過,如果人類繼續研究發展人工智能,機器人會最終主宰甚至毀掉人類。但實際上,中國歷史上,人類歷史上,政治機器人已經出現!在過去幾十年間,中共的力量還比較弱,在熱戰和冷戰中,都沒有扮演主導性的角色。但是冷戰以後,中國與蘇聯和其它東歐的社會主義國家完全不同,走了一條經濟改革開放的道路,改革開放使中國有了強大的力量。 幾年以前,大家還在嘲笑“中國製造”,是廉價的、粗製濫造的產品。但是這些巨量的廉價產品,產生了巨額的收入;這些巨額的收入、外匯,使得中共鞏固了經濟實力,度過了危機,強化了政治機器,使得其升級、進化,並向全球輻射出影響力、侵蝕力。 幾年前,我在美國國會的一個聽證會上提出,現在的美國不是能不能支持中國的人權、民主進步化的問題,而是能不能保住自己的利益和價值的問題。因為中國的力量已經不僅僅打入、侵蝕了美國的系統,而且在全世界前所未有地滲透,包括對各國的政府、企業、學術機構和大學、媒體……西方在二戰和冷戰中取得了勝利,但是未必能抵擋得住中國經濟力量的誘惑。因為中共正好命中了西方社會最大的、永不熄滅的渴望,就是金錢!金錢!金錢! 我把這種現象,叫作“中國式的病毒”。這種說法,被認為確實是用來描述中國模式及其影響的一種形象貼切的說法。 但是很多人還是認為,中國的體制有巨大的不合理性,不公開,不透明,內部的衝突一直存在,矛盾會越來越積累、越激化,與西方民主體制形成強烈對比,而中國體制最終不能解決問題,會導致崩潰。 不過從目前看起來,盡管中共進行了激烈的權力鬥爭,中國發生了無數起劇烈的群體事件,老百姓在社交媒體上發出獨立聲音,但是總體來講,中共體制還是在升級過程中,中共的精英分子,不可避免地要和這個“政治機器人”進行磨合,才可能得到他們的名譽、利益。如果沒有利益,很難想像,會有這麼多人願意與這個體制拴在一起。腐敗,是這個政治機器生存的唯一基礎。 誇大了習近平的操控力 中共的反腐敗,並不是要摧毀這個機器,而是要用這個機器來分配腐敗利益,用反腐敗來保證這個機器更長久地運作——他不能允許任何個人的利益在這個體制中無限制地膨脹。反腐敗是這個政治機器的自我節制,而不是根治;腐敗是這個機器必要的“燃料”。 現在外界誇大了習近平的權力,誇大了習近平對十九大的操控力,低估了體制本身的力量。在政治局和政治局常委,習近平當然是想提攜自己的人馬,例如來自福建、來自浙江的官員,以及他熟悉的原來31集團軍的將領。但事實上,這些官員都需要經過幾十年曆練,才能爬升上來。這個過程不可能幾十年來一直都由習近平親自培養。他必須接受一些規則。而更多人,在歷史上與習近平沒有淵源,雖然他們現在爭相取悅習近平。 政治局常委,不論是五個人還是七個人、九個人,多數必然並非習近平的人馬,而是由前十多年甚至二十多年前的鄧小平、江澤民、胡錦濤、曾慶紅等人安插的各種人物。他們到今天,符合了進入政治局常委的資格。從目前來看,習近平在十九大的政治局常委的人數來講,遠遠不構成壓倒性的優勢。這對習近平來講當然是不可容忍的。我曾經建議取消常委制。 那麼可以想像,習近平為了實現自己的雄心,會設法讓政治局常委形同虛設。也就是說,在未來,讓政治局常委更少扮演真正決策的角色。比較更多地讓政治局擔負更多使命。雖然在政治局,習近平的人馬也未必能有壓倒性優勢,但他可以安插進更多自己信任的人,像上海的應勇,北京的蔡奇,重慶的陳敏爾,中組部的陳希,中宣部黃坤明,還有國務院的劉鶴,政法系統的王小洪……這些人在政治局中能成為他的堅強的輔助者。 不過對於習近平來講,他用這些人也有困難,這些人能被重用,是因為與習近平個人的關係,得到他的欣賞;但他們也表現出來缺少宏觀的視野、專業的能力,全國性和國際性的管理經驗,這些方面,其他渠道升上來的許多官員比他們要強得多。所以在政治局中,習近平未必有足夠的力量,像他在軍隊中那樣運用自如。 習近平下一步要改變的東西非常多,除了十九大的框架,他還要在經濟系統、黨務系統、宣傳系統、政府系統、人大系統、政協系統、外交系統、國安和政法系統……每個系統他都迫不及待地要進行變革。但是要推動變革,他必須像在軍隊抓出郭伯雄、徐才厚這些領導人,最近又抓出聯合參謀長房峰輝和政治部主任張揚,才能拿到軍權、打開局面一樣,在這些系統,也需要抓住最有實力的人物,當然,是以貪污的罪名搞下他們。 也就是說,十九大之後中共更多高官會被抓捕——他們現在在台上,十九大,他們會進政治局甚至常委,但可能也是走在前往秦城的路上。但這些人比軍隊的那些人更有實力,習近平是不是能取得最終勝利,還是未定之天。 “病毒”可能重寫人類文明進程 但十九大這個班子,與十六大、十七大、十八大的班子有個很大不同,這就是政治局常委會可能不再會重演過去各自為政的局面,也不會日常化,習近平可以否決他們。政治局可能每個月會開個會,比常委會更有決策力。但是不論十九大選出什麼樣的政治局常委、委員,其中有一些也會在十九大之後被清洗。清洗的人數越多,越顯示習近平的權威增長,權力提升。到二十大的時候,他就有更大的可能性來鞏固自己的權力和地位。 不過根據我對中國體制的了解,習近平推動這場變革的難度,遠遠超過鄧小平,很可能超過毛澤東——不論他往哪個方向走,都是極有風險的。因為這個政治機器,你掌控不好,他會將你吃掉、同化掉。現在的判斷,我不樂觀,甚至可以說悲觀。習近平是否能二十大上繼續擔任中共領導人,值得懷疑。體制的力量比他個人的力量更強大,而他的力量要靠體制來運行。 在這種狀態下,除非出現中共體制無法控制的重大事件,否則政治改革、香港、西藏、新疆等地方的自治,不可想像。 現在,中共不但要將這個體制“人工智能化”,而且還試圖把它變成一個“永動機”,不斷升級,日益強大,恆久運作,永遠執政。這就不僅使中國的政治轉型遙遙無期,而且會進一步滲透全球、決定全球的命運。現在在世界舞台上,中國的力量已經不亞於美國,習近平受歡迎的程度在很多國家、商家,甚至遠遠超過美國總統。 中共輻射出來的,目前還只是“病毒”滲透,未來這個“病毒”一旦爆發開來,可能重新改寫人類文明進程,甚於冷戰、熱戰。 我希望我是錯的,我也相信這不是人類的末日,我只是發出警報,讓人們有充分的警醒。而人類一旦醒悟,總是可能避免滅頂之災。 (2017年10月6日在一個閉門的國際學術會上的發言。《内幕》70期)
明镜电视台

节目表 (美国东部时间)
12:37
播放中
明鏡為何沒有集中關注郭文貴?節目類型怎麼越來越多(《點點今天事》)
12:49直播:習近平集權左轉,催生新政治反對力量(《中共十九大》第26期)
13:59鄧小平為何阻礙平反冤假錯案(《歷史明鏡》第82期)
15:00直播:執政集團思想混亂,領導中國失去方向(《中共十九大》第24期)
16:00直播: 十九大後續博弈 - 二中全會是大看點(《中共十九大》第17期)
16:55直播:十九大其他國家關心什麼?紐約時報到朝鮮採訪?(《華盛頓看天下》2017年10月17日)
17:29直播:十九大 - 共青團軍團兵敗如山倒?(《中共十九大》第29期)
18:41德國和台灣在應用科學方面將拓寬合作領域(《明鏡專訪》)
18:54明鏡之聲(2017年10月18日第七次播音)
19:18直播:希臘 - 薛定諤的奧斯曼主義(《劉仲敬思想》第10期)
20:40直播:梁家河變身新韶山?北韓駐外大使館生財有道(《華盛頓看天下》2017年10月9日)
21:10直播:常委人選越來越多,十九大政局或有突變(《中共十九大》第22期)
22:24直播:中共攻打台灣彈壓香港?(《慢山微語》第6期)
23:09十九大:習近平集權之後 (《慢山微語》第5期)
00:08當政治對立時,明鏡如何生存與堅守(《點點今天事》)
00:25中國騙子好用聯合國,李小鵬十九大志向更高(《點點今天事》)
00:41【中文字幕版】郭文貴爆料還在失控?習近平態度如何?十九大之後的法律與政治解決(《點點今天事》)
01:23直播:今天這個早晨我選擇聽“千吻之深”( A Thousand Kisses Deep )(《思烤方式》第26期)
01:47信訪是天然權利,是廢除還是改制?(《法治與社會》第75期)
02:28直播:習近平學習蔣介石?美國政府說謊媒體也說謊?(《華盛頓看天下》2017年10月19日)
02:58直播:習近平十九大擘畫的強國夢能實現嗎?(《中共十九大》第32期)
04:06劫後餘生的Napa Valley現場實錄
04:09明鏡之聲(2017年10月20日第一次播音)
04:33明鏡之聲(2017年10月20日第二次播音)
04:50明鏡之聲(2017年10月20日第三次播音)
05:13明鏡之聲(2017年10月20日第四次播音)
05:35明鏡之聲(2017年10月20日第五次播音)
06:05直播:東京奧運吳穎思,美軍陣亡政治秀 (《紐約看天下》2017年10月20日)
06:37明鏡之聲(2017年10月20日第六次播音)
06:55明鏡之聲(2017年10月20日第七次播音)
07:16直播:十九大— 個人一元化領導節點還是開撕新起點?(《中共十九大》第34期)
08:17中共十九大代表:被抓的、待查的、落選的(《點點今天事》)
08:42直播:還有哪些人死心塌地跟隨汪精衛獲罪受刑(《歷史明鏡》第83期)
09:47直播:習氏牌已出盡,十八大後第三波知識分子流亡潮(《中共十九大》第27期)
10:49直播:他讓這個世界“添堵” - 艾未未紐約大型裝置“籬笆牆”(《藝術家》第20期)
11:39歷史的沈澱和未來的前瞻:即將召開的民運波茨坦會議(《明鏡專訪》)
11:59直播:王岐山到底留不留?十八大老常委們去向如何?(《中共十九大》第28期)
13:22直播:習近平的世界觀與政治轉型的可能(《慢山微語》第7期)
14:22直播:習近平十九大開幕講話超長, 官媒外媒看法南轅北轍(《華盛頓看天下》2017年10月18日)
14:52習近平強國夢呼喊強人,郭文貴暫停發佈會的勾兌(《點點今天事》)
15:24直播:習近平十九大政治報告到底想說什麼?(《中共十九大》第30期)
16:17直播:我為什麼起訴鳳凰衛視《魯豫有約》(《山琳世界》第4期)
17:08直播:川普總統的邊牆 ,國際媒體看中共十九大(《紐約看天下》2017年10月19日)
17:37直播:政治局常委都是誰?流傳名單到處錯(《中共十九大》第31期)
18:50直播:美國退出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來龍去脈(《西方觀察》第19期)
海外聯播台

节目表 (美国东部时间)
12:17
播放中
直播:習近平十九大開幕講話超長, 官媒外媒看法南轅北轍(《華盛頓看天下》2017年10月18日)
12:47習近平強國夢呼喊強人,郭文貴暫停發佈會的勾兌(《點點今天事》)
13:18直播:習近平十九大政治報告到底想說什麼?(《中共十九大》第30期)
14:12直播:我為什麼起訴鳳凰衛視《魯豫有約》(《山琳世界》第4期)
15:03直播:川普總統的邊牆 ,國際媒體看中共十九大(《紐約看天下》2017年10月19日)
15:31直播:政治局常委都是誰?流傳名單到處錯(《中共十九大》第31期)
16:45明鏡之聲(2017年10月19日第七次播音)
17:07直播:美國退出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來龍去脈(《西方觀察》第19期)
17:42直播:中共攻打台灣彈壓香港?(《慢山微語》第6期)
18:28直播:明鏡專訪郭文貴第六期(《法治與社會》第70期)
22:21‪王岐山角色的戲劇性反轉(《點點今天事》)
22:29直播:中共十九大 ,習近平決戰江澤民(《中共十九大》第25期)
23:35直播:王岐山到底留不留?十八大老常委們去向如何?(《中共十九大》第28期)
00:58直播:十九大其他國家關心什麼?紐約時報到朝鮮採訪?(《華盛頓看天下》2017年10月17日)
01:32直播:95後網紅旗袍如何看待19大?(《法治與社會》第76期)
02:28直播:美國的鴉片戰爭, 歐記健保靠著維生器(《紐約看天下》2017年10月18日)
02:59直播:十九大 - 共青團軍團兵敗如山倒?(《中共十九大》第29期)
04:11直播:希臘 - 薛定諤的奧斯曼主義(《劉仲敬思想》第10期)
05:33【中文字幕版】夏寶龍掌政法委?江風又吹來?(《點點今天事》)
05:38【中文字幕版】郭文貴爆料還在失控?習近平態度如何?十九大之後的法律與政治解決(《點點今天事》)
06:20直播:美國對台軍售的幕後黑手(《華盛頓看天下》2017年10月16日)
06:51信訪是天然權利,是廢除還是改制?(《法治與社會》第75期)
07:32直播:習氏牌已出盡,十八大後第三波知識分子流亡潮(《中共十九大》第27期)
08:35直播:他讓這個世界“添堵” - 艾未未紐約大型裝置“籬笆牆”(《藝術家》第20期)
09:24直播:王岐山到底留不留?十八大老常委們去向如何?(《中共十九大》第28期)
10:47直播:習近平的世界觀與政治轉型的可能(《慢山微語》第7期)
11:47直播:習近平學習蔣介石?美國政府說謊媒體也說謊?(《華盛頓看天下》2017年10月19日)
12:17直播:習近平十九大擘畫的強國夢能實現嗎?(《中共十九大》第32期)
13:25劫後餘生的Napa Valley現場實錄
13:29明鏡之聲(2017年10月20日第一次播音)
13:52明鏡之聲(2017年10月20日第二次播音)
14:09明鏡之聲(2017年10月20日第三次播音)
14:33明鏡之聲(2017年10月20日第四次播音)
14:54明鏡之聲(2017年10月20日第五次播音)
15:24直播:東京奧運吳穎思,美軍陣亡政治秀 (《紐約看天下》2017年10月20日)
15:56明鏡之聲(2017年10月20日第六次播音)
16:15明鏡之聲(2017年10月20日第七次播音)
16:35直播:十九大— 個人一元化領導節點還是開撕新起點?(《中共十九大》第34期)
17:35中共十九大代表:被抓的、待查的、落選的(《點點今天事》)
18:00直播:還有哪些人死心塌地跟隨汪精衛獲罪受刑(《歷史明鏡》第83期)
19:05焦点对话 2017年10月20日
20:04直播:習近平集權左轉,催生新政治反對力量(《中共十九大》第26期)
21:14明鏡為何沒有集中關注郭文貴?節目類型怎麼越來越多(《點點今天事》)
21:26美英主動退縮,中國乘虛影響全球(《點點今天事》)
外参月刊
2017-10-18
  陳小平 何頻 何:這個三點的意見,從表面上看是合乎邏輯的。是不是真實的?不知道。但是表面上看,合乎江澤民和習近平關係的邏輯,但是並不等於這兩個人真實的關係。什麼意思呢?就是說,習近平放手幹了以後,他馬上衝突的兩大陣營,第一是共青團陣營,第二個就是江澤民陣營,所以這種衝突的產生,使習近平和江澤民關係就變得比較微妙起來。所以這種關係,實際上在我看起來,就已經延續不下去了,就是它沒有持續力。 其實從鄧小平死了以後,江澤民對這個胡錦濤,雖然沒有有效地、成功地把胡錦濤給幹掉,對吧?他們曾經中間有很多方案嘛!一套方案是江澤民再繼續延續下去,結果沒想到黨內遇到這麼大的反彈,江澤民也擔任了中央軍委的主席,被大家天下恥笑,所以他灰溜溜下台。那麼還有一種方案是曾經想到讓胡錦濤幹一屆,讓曾慶紅幹一屆。曾經都有各種版本,都出現過,他們都醞釀過,最終還是沿著鄧小平的留下來的路線。主要是大家都有擔心,一旦打破了這種機制以後,又會出現新的不可控制的權力鬥爭。大家都在一艘船上,怕這個船翻掉,或者叫所謂的命運共同體,是中共高層裡面他們在進行權力鬥爭的基本底線,所以這麼維持下去。 但是到了習近平時候,這就終於給鄧小平的所謂的隔代指定接班,就畫下了一個句號。但是畫下了這個句號以後,怎麼建立新的接班機制,現在看不出來習近平有任何這樣的一些想法。江湖上都是各種各樣的傳聞。在我看起來呢,就是習近平目前他的政治上的動作的動力很強,他也很猛,但是他真正有沒有能力改變這個體制,成為不是按照原來的隔代指班的這種方式走下去,那就是兩種方向。一個方向就是走向獨裁者,就是回到原來的傳統上的我們認為的獨裁者,比如說恢復黨的主席,比如說強調他的任期的無限性,或者是任期拉長,那麼自然,接班人就拖到後面去了,就不需要在二十大或者十九大解決。還有一種可能性就是,在某個階段,比如說二十大以後,進行有限度的民主選舉,就是走向政治文明的方向。但是無論是哪兩個方向,那麼隔代指班的這種方式都會被廢去。 還有一種情況是習近平沒有想好,他也不知道這個體制應該是怎麼建立,他既不可能走向傳統上的這種獨裁,又沒有可能有膽量和想法把這個中國走向政治民主,那麼很有可能就會拖下去。如果拖下去的情況之下,就有兩種情況。一種情況呢,先設一個大家認為似乎是接班人,但實際上他不是接班人,就像陳敏爾或者是胡春華。因為胡春華是上一屆的年輕的政治局委員,那麼陳敏爾,大家都看好他,現在是重慶市委書記,進政治局是沒有問題,進不進常委,不知道! 如果重新把這個遊戲建起來,兩個60後,陳敏爾也是60後吧,我都不知道,那麼就進入了政治局常委,似乎有一個雙接班機制,但是實際上這是沒有用的。除非習近平面對體制對他的反彈,心灰意冷,他讓這個接班體制在二十大成型,那麼二十大還是由年輕的一代來接掌總書記或者是黨的主席,接這個國務院總理,那麼習近平可能擔任某一個、另外一個職務,或者不擔任職務,他也扮演某一種太上皇的角色,這種可能性是存在的。另外一種可能性就是習近平失敗了,那麼讓鄧小平的隔代指班又重新恢復,這樣就會這兩個人在十九大政治局常委裡面,就是正兒八經就開始變成接班人了。二十大,經過五年的歷練,那胡春華是有兩屆政治局的歷練,那麼經過五年的常委歷練,他們二十大正式接班。這種可能性不能完全排除。 現在有的人在外面對習近平的評價,是把他的能力誇大,好像他無所不能,願意怎麼樣就怎麼樣。不是那麼回事兒!因為整個的機制,它有一定的幫規,然後他周圍的人馬,各個派系裡面都有。你不能說有很清晰的某個派系,比如以前的太子黨,或者共青團,而是說各個元老,圍繞他們周圍,都有一個很龐大的權貴的體系,或者是幫派,不是很清晰的幫派,有他的勢力,這些勢力在權力運作過程中間會對習近平產生很大的制約作用。 習近平沒有完全掌握軍權。 以下為付費內容,會員可登入後瀏覽全文
外参月刊
2017-10-17
陳小平 何頻 【《外參》編者按:明鏡火拍《中共十九大》欄目第15期,主持人陳小平和明鏡新聞總裁何頻談討習近平會不會安排接班人。本刊經授權發表其文字整理稿。】 陳:觀眾朋友們,你們好!你可以開始嗎? 何:抱歉抱歉,過敏太厲害了!可以了。 陳:今天我還沒有介紹時間、主持人,按照我通常的程序介紹今天是多少號,你就感覺不適,所以說我首先關注你。 何:緊張啊!現在主要是跟你上節目特別緊張! 陳:我要先介紹一下,今天是9月28號,紐約時間11點03分,我們跟何頻先生的十九大系列節目之一又開始了。這一期我們談習近平會不會安排他的接班人。現在的信息就是說,十九大常委有民間版本。我們上次節目,我們就放在屏幕上有一個版本,誰是入常啊,誰入局呀,擔任什麼職務啊,都有。後來馬上就有人質問,你把王滬寧哪裡去了?王滬寧不會消失無蹤吧?看樣子就說,這個名單編出來的時候,遺漏了很多東西。網友的眼睛是很尖的!一看,這麼重要的人物沒有了。 何:那個名單是哪裡編的,你不知道,是吧? 陳:就是網絡上,是網絡上流傳的,但是這個名單裡頭有兩個重要的人物。一個是前朝指定的接班人之一,胡春華。還有一個,就是連跳好幾級的,貴州跳到重慶,重慶跳到政治局常委,就是陳敏爾。似乎在這個十九大的新常委裡頭,又有兩個60後。這樣的話,大家就問,習近平是不是還要搞接班人? 江放手讓習近平幹 我們都知道,全球政治制度裡頭,最高領導人的接任是一個經久不息的理論問題、現實問題。西方國家民選。中共這麼多年來在嘗試各種各樣的方式,終於,到了這個鄧時代,似乎把這個“隔代指定”,這個制度啊,也不叫落實下來吧,反正有那麼個意思在裡頭。你看有規定,它也沒規定,但是就有這個說法。包括這個“七上八下”,包括這個“隔代指定”,都有這麼一個說法,但是確確實實,你沒看到它寫在什麼地方。 何:最關鍵的東西不進入黨章!這麼重要的東西,黨章上面都沒有。 陳:而且寫上了它也不管用。所以說這些東西,就是大家一直關注的一個問題。您是這方面的專家,所以今天我們單開一講,請你來解釋這個問題。首先第一個問題就是說,習近平會不會立接班人?我看你答案如何。你答案好的話,我就不會追問了;答案不好的,我就問你好幾個問題。 江澤民當年並未真正放手給習近平。 以下為付費內容,會員可登入後瀏覽全文
外参月刊
2017-10-16
陳:大家關注十九大,並不是認為它是一個里程碑的一個大會,就是中國社會政治變革的一個里程碑的大會,而是因為十九大是人事安排的一個新布局的一個大會。剛才我聽到您的一個觀點,我很驚訝,就是說,習近平先生甚至沒法安排自己的人填到十九大常委的位置上去,就是他面臨著一個人才枯竭的問題。不論是常委也好,還是十九大之後,習近平都涉及到一個用人的問題。您認為習近平在用人的這個問題上,他是一種什麼樣的一個方法或者哲學?你能根據,談談您的分析? 吳:現在看呢,我覺得習近平,他好像對中國的這個傳統的帝王術,應該學習得還是蠻到家。這個我舉一兩個例子。比如說,他用信任的人,你會看到,他用信任的人的時候呢,他是把幾個他信任的人放到一起去。比如說在公安部,開始他用了傅政華。這個傅政華當然是從,據說是從周永康那邊,等於叛變過來的吧。他就信任傅政華,提拔了傅政華。然後當然他對這樣的人,如果沒有充分的信任,可以理解。那他馬上就派了一個紀委書記,就是鄧衛平吧,還是什麼,這個我不記得了,他覺得這個人是福建的,然後在廣西當紀委書記,然後再就提到公安部當紀委書記,那麼這個是他福建的之江新軍的人,那麼這就加了一個他信任的人。 那麼一般情況下說,又加了一個信任的人,那麼基本上就可以掌握這個地方,要麼你再換呢,就用你自己的親信來當公安部長。但是習近平一個是呢,我想他還沒有足夠的這樣一個儲備,能一下子把人提到公安部部長的這個位置上,那麼他又來了,把北京市的繼任傅政華的這個公安部公安局局長王小洪,又一把提到了公安部。這樣呢,至少在十八大以來,就是說,公安部的這個,十八大以來,得到他信任的,就有三個人在那裡。 那麼這個呢,還有北京市,你也可以看到,就說,他用蔡奇做市委書記,這當然是他信任的人。蔡奇呢,看來能力也不弱。那麼又加了個市長,這個市長當然是他的當年同班同學,陳希先生,中組部的常務副部長,從清華大學提拔上來的,清華的校長。然後這已經書記、市長都可以說是他的親信,然後還搞了一個第三把手,也是他從陝西提上來的,就是陝西原來的宣傳部長,在任宣傳部長期間,搞了這個習仲勛的紀念陵園,得到了習近平的信任,那又把他放上去。 那麼這個我是偶爾看中國的網,找別的研究方面的信息,看到網友有議論,就說怎麼能把三個自己的親信,都是自己這方面的人,放在一起,這人才不是浪費嗎?那麼我想,這就是習近平用人的一個非常有特點的地方,他就是說,你受到我的信任了,你不要以為你就可以全權得到我的信任,你想幹什麼幹什麼,那你旁邊還有我另外一個信任的人,他和你不是一條線,他也得到我的信任,那麼你們互相之間有一個相互監督、相互競爭的模式,這幾個人都分別都要用他的,要竭盡全力來有所競爭。 這個包括他的整個這個接班梯次裡面,也可以看到。他開始就提了陳敏爾到貴州,那麼很快李強當了江蘇省委書記,看起來就比當時的貴州省委書記陳敏爾要勢頭好了,你江蘇是大省啊。然後又提了蔡奇當北京市市委書記,那這個當然就勢頭就更好了。那看來好像陳敏爾就落後了。這個過了這麼幾天,好,陳敏爾,又提到重慶市委書記。這裡邊有一個交錯,這個我覺得呢,他這是有一種帝王術,帝王術呢,就是說,他在用自己的人的過程當中,有對他們的一個掌控的這樣一個考慮在。 包括對中紀委,他信任王岐山也好,不信任王岐山也好,這個我們都不知道,但是我們看到的就是說,他不斷地從浙江也好,比如說浙江過去省委研究室的一個領導人,好像是叫施克輝吧,提到這個中紀委去做辦公廳主任。那這個人和王岐山沒有任何淵源,這個完全是習近平的人。 陳小平感謝吳教授接受明鏡的專訪。 以下為付費內容,會員可登入後瀏覽全文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