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欣:中國經濟或可躲過硬著陸

張欣  陳小平

中國經濟的內生動力

陳小平:那麼李克強針對中國經濟的問題,他提出了一個2017年的展望,就是他準備採取行動的一個步驟、哪些方面,那麼,在這些方面呢,他能夠解決中國經濟面臨的問題嗎,你覺得?


張欣:我覺得他談到的幾個方面,我正好直接講下去,也是經濟學家、經濟學界都感到要做的——比如說,城鎮化,比如說,收入分配問題,還有社會保障問題,還有基礎建設方面,還有扶貧,另外呢,對外開放,等等。我覺得,從技術層面來講,從國務院直接掌握的權力來講,我覺得他能做到。


另外你也要看到,即使是對那些公共品,比如說,對事故啊,對環保啊,李克強也提到了。李克強提到了一個,我們看到的是霧霾的事情,他也提到了他怎麼治理。另外,兩個大事件,一個是東方之星翻船。東方之星翻船,我們知道是很大的一個事故,比那個南韓的翻船事故,死亡的人要多得多,但是中國的媒體他是不報導的,但是李克強的報告上面提到了。


另外呢,天津大爆炸,開始的時候……後來也是給壓制力,也是不報導,但是李克強也提到了。這兩個事件,在習近平的春節和元旦報告當中,所有的人為事故都沒有提到。所以我想呢,從李克強的報告,或者從他的權職來講,我對這個報告還是比較看好,我覺得他把方方面面的、老百姓要關心的一些問題,等等,都提到了;但這僅僅是技術方面的,那麼至於能不能做下去,他還得在一個大的黨治的政策環境的框架下做下去,這個能夠做的也是有限。


陳小平:李克強的政府工作報告,基本上就是一個,用你的話說,就是技術性的問題,那麼這裡頭有一些比較專業的問題,我想你給大家解答一下。就是李克強他有一些術語,中國經濟增長內生動力仍需加強,他提到這個問題。他還說,很多人說中國的經濟要硬著陸,他說這個東西是不可能的。雖然說中國的經濟面臨很多的問題,但是他說呢——好像是拍著胸脯說,中國的經濟是不會有這個硬著陸現象的。那麼,這個經濟增長的內生動力,這是一個詞;還有一個,就是說,這個硬著陸,你給大家解釋解釋,是怎麼回事。


張欣:內生動力,這個也是他用的詞,因為在經濟學上叫做Endogenous Growth,那麼這個裡面要看怎麼說了。如果是從經濟學的Endogenous Growth呢,它包括技術等等的發展,我想李克強他講的,可能不是單單是這個內生動力,他覺得中國的潛力的發展,他還是有一段路可以走的。


但我在想啊,中國的經濟發展,按照我剛才前面講的,按照他李克強的,比如說,你現在還是在基礎建設投資,你還在搞城鎮化等等,確實還是可以走一段路。但是呢,你說他沒有問題吧,你現在看中國的對外貿易、中國的外匯儲備這麼下降,中國的人民幣匯率受到這麼大的壓力。其他的你說不能硬著陸,但是如果這些對外的事情不能解決的話,那麼這個對中國經濟的衝擊會非常大。


也就是在這麼個背景下,所以現在呢,我們回過頭來,又要講到國有企業,不能把國有企業拿掉,我們還是要多重所有制並行。不然的話,按習近平的那個做法,把國企做大,你不就是歧視民企嗎?然後民企呢,大家都用腳投票,大家都跑了,那還行啊?所以我想,這個是要看怎麼說了。當然作為總理來講,他必然要給大家鼓氣了。但實際上大家也可以看到,你如果不做好的話,不慎重的話,中國硬著陸也是有可能的。但是我想如果他注意的話,那麼還可以維持在大概6.5%的增長率上,這是可以的。


李克強視察武漢鋼鐵公司。


民企發展前途

陳小平:你剛才提到有兩個比較關鍵的問題,一個是中國對外開放出現的問題,還有一個就是說,由於對民企的歧視——因為你做大國企的另外一面,當然就是這個民企的地位在下降,然後這些老闆們跑路,在跑路的同時,中國在加強外匯出境的管制,這是2016年最大的新聞之一。


此外,還有一個問題,外資逃離中國潮,因為前兩天我跟另外一個經濟學家做了這個題目,就是說,李克強在這一次的政府工作報告中,也專門針對這個經濟問題,這個對外經濟問題,談到了這些,要把中國搞成一個更高層次的對外開放體系。那麼你認為李克強在這個方面看到的問題,他有沒有一個辦法解決這個問題?


張欣:因為很多東西呢,他是可以在內部做的,我想比如說搞基礎建設等等;但是,對外貿易和對外經濟,這個是硬的,那不單單是你在裡面怎麼做,你還要看你在國際上,你整個政治環境怎麼樣。因為為什麼大家會跑呢?因為你這個是沒有法治建設嘛,你把律師都給抓起來了,然後黨委書記要你怎麼做你就怎麼做,你說誰還敢過來呢?還比如說,舉個例子,那就是2015年的股票市場,你來搞什麼惡意做空,人家連買賣自由都不可以了!這麼一搞的話,黨總書記這麼一搞,你可以把股票市場搞一下,人家還敢過來嗎?這是一個倒退,我想在黨內造成壓力是很大的。


那麼這樣的話,現在就回過頭來一看,我們一看,從外匯儲備,從4萬億掉到3萬億,那實際上,我看,它裡面掉的還在繼續掉,但只是中央銀行用某種手法給它穩在那裡。但是我們有數字可以看出來呀!每年1萬億,8000億到1萬億的資本流出去——當然因為我們現在還有一些經常項目上的順差,把它緩衝了一下,但是這個壓力在那裡,所以現在內部對外匯流動的控制,是非常嚴。


而越嚴,大家就知道你有問題,對人民幣的壓力也就更大。所以在這種情況下,我想,盡管再怎麼樣做,但是經濟不像其它的,它是實實在在在那裡的,老百姓每個人都會關心它。我想,所以在這個裡面,就至少阻緩了一下目前的向左方面的運動,政治上向左、向保守、向改革倒退方面的一個變動。

法治的重要性

陳小平:在這個政府報告中,在談到對外經濟貿易關係的時候,李克強是否有某種很深的擔憂?他說這種反全球化的趨勢,對中國的經濟,這個向外這1億,究竟能帶來多大的影響?我想李克強是比較擔憂的。那麼從你這個經濟學家來看,這個對外經濟,外貿這一塊,對中國經濟到底有多大的影響?在多大的程度上,就比如說像川普,他如果真的是搞美國優先,對中國提高關稅,這樣的話,對李克強2017年的經濟的政績,會帶來什麼影響呢?


張欣:現在在對外上呢,負面的因素很多。第一,我前面也講了,就是說,現在整個企業界對國內發展經濟缺乏信心,這是一。第二呢,就是國外的因素很不確定,特別是川普,那麼川普他的整個做法是反自由貿易的,而且他特別在美國第一的情況下,他要限制從中國的進口,這樣的話,對中國的衝擊是什麼,這個也不確定。第三,中國現在大量地搞基礎建設,它又會增加從國外的進口。所以從整個形勢來看,對中國的外匯的壓力,2017年只會增大。那麼,增大的時候,它能控制到什麼呢,這個現在有很多不確定因素,大家都說不上來。但是李克強看到這個問題,整個經濟學界都看到這個問題。(《核心是習近平的,經濟是李克強的》連載3,《外參》第85期)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