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錦濤想看病,中組部副部長甩臉色拒絕

何頻 高伐林



青雲直上讓人吃驚



何頻:那你是什麼時候得知胡錦濤成為中共總書記的接班人的?



高伐林:那就是1992年中共開十四大的時候,看到他在主席台上。



何頻:你們嚇了一跳?



高伐林:吃了一驚。不過那時我已經到美國來了,所以嚇一跳也是遠遠地嚇一跳。(笑)



何頻:當時關於他如何被黨中央、被元老選中,有各種傳說,其中有一個就說,他因為身體不好,從西藏回北京療養有了接近中央領導人的機會。



之前還發生一件事,他在貴州當省委書記的時候,中央決定將他調到西藏主政,他向中央提出一個要求,能否先讓他回北京治一下病。對他宣佈他的新任命的這位中組部副部長——今後我們再講他的名字,他的故事很長——撂下一句話:組織上決定了,你某年某月某日要到西藏報到,否則後果你自己承擔。








王兆國(左一)一度非常接近中央權力中樞。圖為1982年12月20日,共青團十一大開幕時,他與胡耀邦、鄧小平、陳雲等在一起。




高伐林:這個說法,我存疑。不太像一個中組部副部長,哪怕他很有背景,很有恃無恐,對一個也可能前途無量的省級領導說話的口氣。



何頻:這樣胡錦濤就到了西藏,很快就爆發了暴亂,他在青藏高原身體很不好——不管是真不好還是假不好,回到北京治病,有了這個機會,去探訪一些元老,正巧當時中央要籌備十四大,元老們就想起這個小夥子不錯,就把他放進了候選名單。當然,當時究竟是怎麼挑選的,過程肯定更複雜一點,但江湖傳說,他的病,幫助了他成為中共總書記的候選接班人。鄧小平當時正在考慮接班人的事,他已經幾次將接班人拿掉了——先是幹掉了毛澤東的接班人華國鋒,然後又幹掉了自己挑選的兩個接班人胡耀邦和趙紫陽,匆匆忙忙弄上來一個上海小開江澤民,又想為江也選一個接班人對他有所制約,就欽定了胡錦濤。



但是胡錦濤並沒有因此而建立權威,很可惜鄧小平死早了。如果胡錦濤接掌大位時,鄧小平沒有死,那麼雖然胡錦濤論實際權力只能算三把手,但他至少不會受江澤民那麼多欺負。



他在剛上任時,就像後來習近平上任時一樣,人們對他抱有很多期望。胡錦濤個人的形象還是比較清新的,就像我們剛才看到的那兩段視頻,雖然他講的都是空話,但模樣並不讓人厭惡——只有我這樣天生對共青團有……



高伐林:有偏見。



何頻:哈哈,對,我是有偏見的人,不喜歡他們。但是在中共體制內來講,他還是不錯的,讓這麼一個人成為中共領導人,大家還是寄予一定期望的。尤其是上台之初,在大學生孫志剛被打死事件後,及時採納民意,廢除了實施很長時間、侵犯人權非常嚴重的收容遣返制度。大家都覺得很高興,所以才有了“胡溫新政”的說法。沒有想到,很快就傳出來一些胡錦濤的內部講話,到現在也不知道這些內部講話是真是假,比如,傳言胡錦濤說,我們要學習古巴,尤其要學習朝鮮,他們堅持黨的領導、堅持黨的純潔,堅持社會主義……這樣的講話,當然對人們是當頭一棍。



高伐林:我曾經向體制內的一位高層智囊人士求證,他告訴我,他沒有聽說胡這麼說過,他認為不可能是胡所說的。(《胡錦濤病重,功過可以論定了》連載3,未完待續,《明鏡月刊》第83期)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