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邦國曾經跟人誇獎過黃奇帆有“總理之才”


黃奇帆(左)

《中國密報》特約記者 劉京威

黃奇帆完全是吳邦國的人

在孫政才接掌重慶後,不斷傳出有關黃奇帆調離的消息,但時至今日,一心想找個好搭檔的孫政才,其搭檔仍是黃奇帆。後者更是數次傳出赴京上任的傳聞。

曾有媒體稱,自薄熙來事件後,重慶官場已經歷多輪次“洗牌”,黃奇帆的實權被剝奪,但是同時還被擺在台上繼續表演。

有分析認為,黃奇帆到了今日境地,若能成功離開重慶反而是一種勝利,現在他只能把重慶事件後相關收尾工作弄乾淨了再說,等於是被困在了重慶。

黃奇帆在薄熙來被免除職務下台後,仍然擔任重慶市長一職,外界認為其與吳邦國關係特殊。2011年4月中下旬,港媒披露,在王立軍事件發生後,黃奇帆被賀國強緊急傳召進京匯報,黃奇帆匆忙拜見了自己在常委會內的“後台”吳邦國。兩人見面只急急忙忙談了不到20分鐘。吳邦國大致聽了事件經過,便向他承諾到時會為他說話。

據稱,黃奇帆完全是吳邦國的人,既是吳邦國的馬仔,也是他的幕僚。據說吳邦國曾經跟人誇獎過黃奇帆,說他有“總理之才”,可見黃奇帆在吳邦國心目中的地位。也有報導稱,黃的另外一個後台是江澤民。

在張德江暫時入駐重慶後,據稱也曾向中央力保黃奇帆。但是現在的重慶主政者換成了孫政才,孫又是溫家寶的親信,溫與薄派之間則存在根本衝突。

2015年年中的股災發生後,黃奇帆上調北京、仕途看好的傳聞再起。

2016年1月16日,《南華早報》援引三名消息人士的話披露,曾與中國農業銀行副行長李振江有交往的另一名消息人士稱,黃奇帆將在經濟金融政策製定方面扮演更“重大”的角色,李振江被預期為黃的副手;李振江將被晉升為中共國務院辦公廳下一個新部門的主管,該部門將負責統籌金融和經濟的監管部門。

2016年1月4日,習近平新年的首訪選擇了重慶。外界關注,習近平2016年首訪重慶,重慶市委書記孫政才、市長黃奇帆的仕途看好。隨後,就傳出黃奇帆將被調任證監會主席等的消息。

1月13日,路透社援引兩名熟悉中國高層領導人的消息人士的話,稱為了應對中國經濟增長放緩與金融市場動盪,中國政府將任命現任重慶市市長黃奇帆出任國務院秘書長。

國務院秘書長的主要職責是協助總理處理包括經濟、金融、工業、農業、能源、環境保護、國家規劃和科技等各方面工作。

消息人士還披露,如果黃奇帆的任命被確認,他的權力將在國務院系統內排名第六——在他之前是總理李克強與四位副總理,“黃奇帆將輔佐李克強協調各大部委的工作,其政治影響不說更大,準確說來也會與幾位分管不同領域工作的副總理旗鼓相當。”

路透社報導稱,中組部已經在近期對國務院秘書長的三名候選人做了背景調查,並進行了約談,“黃奇帆是最熱門人選”。另外兩名候選人是61歲的吉林省委書記巴音朝魯與福建省委書記尤權。

據熟悉北京政界的消息人士最新獨家向《大事件》雜誌透露,黃奇帆進京不會接手國務院事務性工作,也就是說他應該不會出任國務院秘書長;而是接管金融管理方面的工作。該消息人士還透露稱,黃出任的職位應該比部長高,比副總理低。

不過自由亞洲電台援引普林斯頓大學學者程曉農的觀點稱:“黃奇帆並沒有經濟和金融專業背景,只不過是中國領導層對國內經濟問題和股市動盪的一個驚慌失措的選擇。”

但也是只見靴子響,不見人下來。

突然成了“大錶叔”

就在孫政才在重慶剛立足未穩之際,網民發動反擊,直接把矛頭對準主政孫政才以及公安局局長何挺,揭露他們都是佩戴名貴手錶的“錶叔”。有評論稱,重慶官場已成為一部絞肉機,政治明星們紛紛中招。

網友“人肉搜索”出孫政才不同時期的圖片,發現孫政才佩戴過的名貴手錶超過十只,因此稱他為“大錶叔”。

網民爆料說,2009年孫政才擔任農業部部長時到美國訪問,曾坐美國著名的轉基因公司孟山都的專機,到孟山都總部密蘇里州訪問,隨後又坐專機去康奈爾大學看望在那裡留學的孩子。因此網友質問,孫政才一年工資才十幾萬人民幣,康奈爾大學是美國著名私立大學,每年學費要5萬美元,加上生活費,每年至少要7萬美元,他孩子留學的錢從哪兒來的?

針對網上出現的“倒孫潮”,《東方日報》評論說:“孫政才上任伊始,還沒站穩腳跟就對重慶模式反攻倒算,將自己置於左派的槍口之下,實屬不智。據說在醞釀十八大人事時,元老們將胡春華派到廣東,將孫政才下放重慶,目的就是將這兩人置於政治風險極高的區域進行全方位的考察,看他們能否受得住考驗,如今孫政才出師不利,已失去先機。”

也有評論分析說,孫政才與何挺為重慶打黑“翻案”,加上自由派媒體排山倒海般的文宣攻勢,觸怒了基層左派。左派雖在大眾媒體上失言,但通過網絡發聲,且利用人肉搜索,對孫何兩人的過往進行大起底,逼中央政府表態。左派通過這次起底證明,官場是天下烏鴉一般黑,當局打擊薄王兩人,充其量是一群壞人扳倒了兩個不遵守潛規則的惡人而已。

有趣的是,無論是“新錶叔”何挺,還是“大錶叔”孫政才,關於他們的負面信息在中國網絡都已被刪除。新浪微博還將“何挺”、“孫政才”“錶叔”設置為敏感詞,禁止搜索。

何挺曾擔任甘肅和青海的省長助理兼公安廳廳長,在王立軍事件之後,他改任重慶市副市長兼公安局局長。

2012年12月底,有網友在網上發布六張照片,舉報何挺戴有價值20多萬人民幣的江詩丹頓、8萬多元人民幣的勞力士,以及價值6萬多元人民幣的歐米茄。

據《東方日報》報導,何挺被“人肉搜索”與左派網民有關。因為何挺在重慶極力平反薄熙來、王立軍在重慶“黑打”製造的冤假錯案,並拋棄“重慶模式”,這無疑動搖了重慶在左派心目中的“紅都”位置。

中國研究轉型問題的專家張大軍對這種網絡反腐則有一種另外的深層擔憂。他對《調查》說:“在極權體制下反腐,很容易不自覺地變成體制的工具。民間反腐看似熱鬧,最終會被納入中共體制自我完善的軌道,因為中共所謂的反腐都是政治性的,民間反腐自然就進入中共所設定的政治軌道。民間要做的是開展財產權保護運動、勞工運動、消費者權利運動、環保運動。”

《孫政才,最糟糕的可能是“進去”》連載9,《中國密報》第55期)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