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建華為權貴理財,政治局委員常委家屬家宴招待


習橋橋和鄧家貴。

《內幕》特約記者 張合和

替頂級權貴理財埋下禍根?

BBC報導認為,肖建華是一位與中國政界關係密切的“隱形富豪”。英美媒體曾報導他與多名國家領導人家屬有生意往來。

《金融時報》報導,肖建華不斷透過與政府官員建立關係,把公司不斷轉移到能夠更賺錢的地方,那個時候資本市場剛起步,他成為第一批與政界關係密切的金融圈高層人士之一。

博訊的報導中援引了肖建華的一句口頭禪:“每個人都有價碼,北京每個太子黨都有價碼。”

肖建華與中國頂級太子黨家族的關係密切到什麼程度?知情人士告訴《內幕》,肖建華去政治局常委、委員家族家裡的時候,這些高官的家人都給他做飯,並熱情地設家宴招待他。有人說,有80%的政治局委員家族跟他有生意往來。這個數字可能有些誇大,但30-40%的是可能的。具體數字永遠無法知道。

肖建華從香港被綁架回大陸,幾乎成了國際事件。西方媒體包括BBC、《紐約時報》、《金融時報》、德國之聲,自由亞洲電台、法國國際廣播電台、美國之音等都對這一事件進行了報導。這些外媒報導的焦點,大多集中在肖建華的政商關係上。《紐約時報》的報導形容肖建華積極向共產黨精英大獻慇勤,包括習近平家庭;並指出,他是協助權勢家族賺更多錢的中間人,這種中間人一般只會替一個富裕家庭工作,但肖建華是替多個家族工作。

《紐約時報》記者傅才德寫於2014年的6月4日的一篇關於肖建華的長篇報導說,“通過身邊的人,肖建華承認,他結識了不少中國高層領導的子女,並曾與他們一起投資。他表示,通常都是碰巧,恰好和他們做同一筆買賣。”

這篇報導特別列出了過去五年中,肖建華為領導人家屬進行的三筆交易:

2009年1月,上市企業包頭明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宣布,將出資3.5億元人民幣,從北京昭德置業有限公司手中收購位於古城麗江的一家房地產公司。昭德置業的董事長李伯潭是賈慶林的女婿。

2013年1月,肖建華共同創建的一家公司與國家主席習近平的親屬達成交易:北京的秦川大地投資公司以至少1500萬元人民幣的價格將其在另一家投資公司的50%股份出售給肖建華創立的這家企業,與習近平親屬當初的收購價持平。

公司記錄顯示,當時,習近平的姐姐齊橋橋及姐夫鄧家貴通過其他幾家企業擁有秦川大地投資公司。這筆交易宣布的時間,是在彭博社有關習近平親屬資產的報導問世六個月後。彭博稱,這一資產價值超過3億美元(約合18.7億元人民幣)。

2012年,一家中國影視公司以3000萬美元的出價收購了由電影導演詹姆斯‧卡梅隆(James Cameron)參與創建的好萊塢特效公司數字領域(Digital Domain)。據知情人士透露,收購資金來自肖建華,以及一家由車峰控制的香港公司。車峰是中國人民銀行前行長戴相龍的女婿。

通過發言人,肖建華承認,他投資或部分控制的公司參與了這些交易,但也表示,他並不是決策者,而是在交易完成後才得知此事。

眾所周知的是,肖建華與曾慶紅家族關係密切。魯能事件只是肖建華為曾慶紅家族打理財產的著名事件之一,除了這一事件,中央社的報導提到,在南山人壽股權爭奪戰中,肖建華與曾慶紅之子曾偉差一點拿下南山人壽的經營權。

據明鏡出版集團總裁何頻估計,肖建華掌握的資金中,其中應當包括曾慶紅、賈慶林,朱鎔基家族的祕密交易,還包括習近平家族的資產買賣。肖建華可能以為自己在幾年前幫了習近平家族一把,有恩於習,可以把自己放進政治保險箱了。可是在中國的環境下,政商關係是最靠不住的關係,當官的說變臉就變臉,做商人的說倒霉就倒霉。

肖建華為這些權貴家族打理資產,被一些分析家認為是他這次出事的原因。例如,財信傳媒董事長謝金河對中央社說,肖建華出事可能和他先前買下習的姐姐習橋橋,及姐夫鄧家貴股權有關。

《蘋果》曾經披露說,2014年肖建華曾通過發言人聲明回應《紐約時報》關於其收購習近平家人股權的報導,不但證實自己為習家接盤,還透露習家在習近平接任中共總書記之際不計損失急售股份。消息人士指,這一爆料令習非常憤怒,加上肖還曾試圖拉攏習的舅仔彭磊“埋堆”,令習深感受脅迫,更加決心嚴打權力掮客,也借此敲打肖為之服務的政敵。

美國《世界日報》的社論稱,其實,肖建華出事,不是因他與高官及其家族間的貪腐行為,而是出在他曾向《紐約時報》爆料與習家關係。社論認為:“肖既被認為是‘反習集團’要員之一,敏感時機如被帶回調查,外界並不會太意外。習核心如今處境維艱,稍一不慎就可能釀大禍,絕不容許有醜聞和損害形象的爆料出現。如果政治對手手裡握有習家材料,類似肖建華者自然會被查辦。肖被國安人員控制,說明黨內派系角力更上層樓,情勢激烈而詭異。


《常委布局逮回一批資本大鱷:第一號肖建華》連載7,《內幕》第62期)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