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錦濤台上的十年黨內腐敗完全失控

何頻 高伐林

青雲直上讓人吃驚

何頻:那你是什麼時候得知胡錦濤成為中共總書記的接班人的?

高伐林:那就是1992年中共開十四大的時候,看到他在主席台上。

何頻:你們嚇了一跳?

高伐林:吃了一驚。不過那時我已經到美國來了,所以嚇一跳也是遠遠地嚇一跳。(笑)

何頻:當時關於他如何被黨中央、被元老選中,有各種傳說,其中有一個就說,他因為身體不好,從西藏回北京療養有了接近中央領導人的機會。

之前還發生一件事,他在貴州當省委書記的時候,中央決定將他調到西藏主政,他向中央提出一個要求,能否先讓他回北京治一下病。對他宣佈他的新任命的這位中組部副部長——今後我們再講他的名字,他的故事很長——撂下一句話:組織上決定了,你某年某月某日要到西藏報到,否則後果你自己承擔。

高伐林:這個說法,我存疑。不太像一個中組部副部長,哪怕他很有背景,很有恃無恐,對一個也可能前途無量的省級領導說話的口氣。


何頻:這樣胡錦濤就到了西藏,很快就爆發了暴亂,他在青藏高原身體很不好——不管是真不好還是假不好,回到北京治病,有了這個機會,去探訪一些元老,正巧當時中央要籌備十四大,元老們就想起這個小夥子不錯,就把他放進了候選名單。當然,當時究竟是怎麼挑選的,過程肯定更複雜一點,但江湖傳說,他的病,幫助了他成為中共總書記的候選接班人。鄧小平當時正在考慮接班人的事,他已經幾次將接班人拿掉了——先是幹掉了毛澤東的接班人華國鋒,然後又幹掉了自己挑選的兩個接班人胡耀邦和趙紫陽,匆匆忙忙弄上來一個上海小開江澤民,又想為江也選一個接班人對他有所制約,就欽定了胡錦濤。

但是胡錦濤並沒有因此而建立權威,很可惜鄧小平死早了。如果胡錦濤接掌大位時,鄧小平沒有死,那麼雖然胡錦濤論實際權力只能算三把手,但他至少不會受江澤民那麼多欺負。

他在剛上任時,就像後來習近平上任時一樣,人們對他抱有很多期望。胡錦濤個人的形象還是比較清新的,就像我們剛才看到的那兩段視頻,雖然他講的都是空話,但模樣並不讓人厭惡——只有我這樣天生對共青團有……

高伐林:有偏見。

何頻:哈哈,對,我是有偏見的人,不喜歡他們。但是在中共體制內來講,他還是不錯的,讓這麼一個人成為中共領導人,大家還是寄予一定期望的。尤其是上台之初,在大學生孫志剛被打死事件後,及時採納民意,廢除了實施很長時間、侵犯人權非常嚴重的收容遣返制度。大家都覺得很高興,所以才有了“胡溫新政”的說法。沒有想到,很快就傳出來一些胡錦濤的內部講話,到現在也不知道這些內部講話是真是假,比如,傳言胡錦濤說,我們要學習古巴,尤其要學習朝鮮,他們堅持黨的領導、堅持黨的純潔,堅持社會主義……這樣的講話,當然對人們是當頭一棍。

高伐林:我曾經向體制內的一位高層智囊人士求證,他告訴我,他沒有聽說胡這麼說過,他認為不可能是胡所說的。

當政十年無所作爲

何頻:中共官場上一些與江和胡錦濤都有很多接觸的人,以及一些商人和學者,都告訴我說,胡錦濤上台不會比江澤民時期更開放。人們對他的期望,是錯誤的幻覺。後來事實確實證明,胡錦濤時期,在一定程度上還不如江澤民時期開明。早一段時間,大家在對習近平失望和不滿的時候,懷念江澤民時代,說江澤民還做得不錯!

當然也有很多人批評江澤民批評得很嚴厲,說胡錦濤接任總書記之後三年,江澤民都不把軍權交出來,即便最後名義上讓胡接任了軍委主席,江澤民也沒有把軍隊的人事任命權完整地交給胡錦濤,還是他通過他的嫡系來主管,甚至他本人在拍板,這樣一來,江澤民就成為了與鄧小平一樣的新太上皇。有人就把胡錦濤在當政期間無所作為,歸罪於江澤民的垂簾聽政。

我們看一看,胡錦濤在接任總書記兩年之後,江澤民宣佈退休,將中央軍委主席交班給胡錦濤,他的講話和胡錦濤的講話。


2004年9月20日,在中共十六屆四中全會上胡錦濤接任中央軍委主席。

【胡錦濤:今天我們大家都非常高興,在黨的十六屆四中全會勝利閉幕的時候,我們敬愛的江澤民同志,特地來看望大家,讓我們以熱烈的掌聲,歡迎江澤民同志為我們做重要講話!(鼓掌)

江澤民:今天來同大家見面,我感覺到非常高興。講三句話:

第一,衷心感謝黨中央接受了我的辭呈;

第二,衷心感謝多年來同志們對我工作的支持和幫助;

第三,希望在胡錦濤黨中央領導下,努力工作,繼續前進,我們黨的事業一定會取得更大的勝利!(鼓掌)

胡錦濤:同志們,我們衷心感謝江澤民同志剛才發表的滿含深情的重要講話,衷心感謝他為黨、為國家、為人民做出的傑出貢獻,衷心感謝他對我們新一屆中央領導集體的工作,給予了支持和幫助……】

何頻:從剛才的畫面來看,江澤民和胡錦濤兩個人都很高興,都顯得很自然、很自在,尤其是胡錦濤,顯得意氣風發。他的形象,符合中國人對領導人的想象,而且他說話咬字比較清楚,中氣很足,讓人完全看不出來這些官話後面的實情——其實中國的軍隊已經徹底腐敗了!而且在胡錦濤的任上,更加腐敗!江澤民時代,對軍隊還有一定的領導力——只是“一定的”,也不多,到胡錦濤時期,就完全失控了。

其實不僅僅是軍隊系統,地方的各個系統,都進入全面腐敗。當然,現在大家將根子追到鄧小平時代,鄧小平的那些口號,就是鼓勵大家胡來,著名的口號:“不管黑貓白貓,抓住老鼠就是好貓”,換句話就等於說,“不管胡來不胡來,拿到錢就行!”另外一句:“摸著石頭過河”,就更是歪門邪道:明明有一座橋、有幾座橋就在那裡,他就是不走上去,讓大家摸著石頭往河裡跑。這是造成後來國家混亂、政治腐敗的原因,因為他一開始就不是把中國引上正常的軌道,讓市場經濟在公平、透明的環境下運行,而是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就是讓拉關係的人先富起來,讓高幹子弟先富起來,擅長投機的人先富起來。當然,其中有一些人還是靠聰明和勤奮,但是總體來講,“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是造成腐敗的口號。江澤民時期進一步推動了這種趨勢,所謂“三個代表”,是代表貪污,代表腐敗,代表享受,唯一不能代表的就是先進性、文明性和人民利益。到了胡錦濤時期,越來越令人失望:意識形態方面越來越僵化保守。(《胡錦濤病重,功過可以論定了》連載3,未完待續,《明鏡月刊》第8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