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錦濤也就是個平易近人的行政幹才

何頻 高伐林



高伐林:我當時在團中央宣傳部是提意見比較多的,有時候也不太講場合,話說得也比較難聽,但他能仔細聽完。舉一個例子吧:當時團中央是中直系統的整黨試點單位,整黨結束之後,黨中央書記處和整黨領導小組驗收,聽取了團中央的整黨匯報,做了評價和指示。團中央書記處回來之後,研究了如何繼續貫徹黨中央領導人的這些指示,要各個部門討論落實——現在說起這些,恍若隔世,但當時團中央書記處領導和機關幹部們都是十分認真投入的。團中央書記處的一二三把手,胡錦濤、劉延東和李源潮,本來分管領域不一樣,那時胡錦濤接任一把手,改由李源潮管宣傳了,而劉延東一直是管團中央的國際聯絡部,是抓外事的,那次不知怎麼一來,他們都到宣傳部來聽取我們討論。討論中我腦子一熱,開了頭炮:團中央書記處是用“說空話”的方式來貫徹黨中央“少說空話”的指示。現在想起來,這個意見是相當刺耳的,我隨後也舉了例子來支撐我的觀點。幾位書記都很有雅量,面不改色,平心靜氣地聽我講完,隨後胡錦濤發言表揚了我,歡迎我直言不諱的批評,同時也就某些具體問題做了些解釋,認為我說的有片面性。






別的且不說——黨中央指示是否正確、團中央的舉措是否得當都姑且不論,胡錦濤那種平等待人的態度給我留下深刻的印象,至今不忘。不知道今天的團中央,是否還能有這樣的一種風氣?



何頻:也就是你昨天在討論共青團問題時所說的、也被我批駁過的“民主作風”吧!(笑)



抓出了一個全國青年典型



何頻:我想問一下,張海迪這個青年典型,是否他在分管共青團工作期間的一個主要產品?我知道張海迪是你當時參與調查發現的典型——是不是要確定,她是否能作為全國青年學習的榜樣?我想請你回憶一下。





1983年3月,共青團中央授予張海迪“優秀共青團員”稱號,張海迪在命名表彰大會上發言。



高伐林:應該算是胡錦濤具體主管這件事——那是1983年年初,王兆國是團中央書記處第一書記,胡錦濤是分管宣傳的第二書記,還是全國青聯主席。但是宣傳張海迪,是團中央抓的一件大事,不止是宣傳部的任務了,所以一把手王兆國、二把手胡錦濤都投入了很多精力來親自抓。但那個春天王兆國患腹膜炎住了一段醫院,病好的時候又時常被胡耀邦叫去隨同他到各地視察,所以團中央的工作是由胡錦濤抓得更多更具體,包括張海迪調查和宣傳。



這裡我要澄清你剛才的說法,張海迪宣傳我當然參加了,但我參與對這個典型的調查,時間比較晚,是在1983年的5月份,這個時候,張海迪已經被團中央命名為“優秀共青團員”,在全國範圍內掀起了學習她的熱潮,她已經是家喻戶曉了,從全國各地寄到團中央來轉給張海迪的信,每天都有幾大麻袋。這個時候,團中央聽到了對這個典型的一些不同意見,說宣傳的一些事跡未必屬實。比如,說張海迪的高考分數,沒有宣傳的那麼高;她是否沒有上過一天學,她治病的人數,等等,有一些不同說法,也通過新華社內參反映到了中南海。這時,黨中央胡耀邦下令,對張海迪的事跡要重新調查,一定要四腳落地、板上釘釘,責成團中央和中共山東省委組成聯合學習調查組。我是參加了這個調查組。調查之後發現,是有個別失實,但失實的原因比較複雜,與張海迪本人沒有關係,在後來的宣傳中,某些說法就做了調整。





2012年3月4日,胡錦濤看望“兩會”委員和代表,對張海迪說:“30多年你一直自強不息,很不容易啊。”



何頻:那為什麼胡錦濤取代了王兆國當了團中央第一書記呢?



高伐林:說“接替了”可能更準確。當時王兆國被胡耀邦挑選去挑更重的擔子,先是要他擔任了中共中央辦公廳主任,這時王兆國就基本上不太管團中央的日常工作了,精力主要放在中辦那一攤上,胡耀邦對他抱有很大期望,希望在對抗高層保守勢力時,有新生的、年輕的、後備的生力軍。中央就讓胡錦濤接任團中央書記處第一書記。王兆國後來更進一步被提升,擔任了中共中央書記處書記,職務就更顯赫、地位更高了。(《胡錦濤病重,功過可以論定了》連載2,未完待續,《明鏡月刊》第83期)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