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克強不提黨治提法治

張欣  陳小平

政治環境對經濟發展不利

陳小平:這是一個有趣的話題!我們今天的標題就是《核心是習近平的,經濟是李克強的》。那麼這種經濟和核心的二分法,究竟對中國的經濟是一個有利還是不幸的信號?我記得你前兩天在美國之音談中國霧霾的問題,你就談到了這個霧霾,他只要把它改成姓黨,那麼這個霧霾,你覺得在幾個月以內就可以搞好;這個霧霾它如果不姓黨呢,那麼這個霧霾中國就治不了。



李克強


你也提到了,習近平主導OPEC會議的時候,中國的藍天就出現了,而那沒有開會的時候,它就沒有藍天,因此你有一個很強的證據,就是說,習近平只要一抓,中國就有藍天。那麼問題是,李克強現在只抓經濟,但是核心是習近平的,李克強這個經濟,用你的話說,有一個李克強的經濟路線,這個經濟路線能不能夠玩得下去呢?


張欣:這是個有趣的問題。李克強,現在他必須是在政治的大環境當中,盡他的能力把經濟做好。這個政治大環境對經濟並不是很有利。比如說,我們講到公共品,剛才你又講到霧霾,霧霾是一個公共品,從經濟學的角度來講,這不是市場本身能夠解決的,必須要政治去干預。那麼這個裡面干預的時候,又牽涉到種種方方面面的問題,比如說法治。


那我們知道這兩年法治是在倒退。然後我們再可以看到,他這裡面還要經濟發展,比如說提到要電商,要互“聯網+”等等,這裡面你又要開放互聯網,又必須要是中國國內的互聯網和國外的互聯網有更好的、更沒有限制的接觸,那麼現在這個裡面也問題蠻多的。還有我們講到,比如說金融領域,他要改革,金融領域改革又牽涉到種種的監管啊,種種的其他方面的法律,而不是靠黨的第一書記、黨委的辦法來管制。


所以在這個黨治的情況下,中國的經濟它如果是照原來的模式,比如說,李克強在報告當中提到的有幾個方式,一個是要基礎建設,這裡面要加強投資,還有搞城鎮化,他還可以做一段,但是他的經濟要真的提高到一步,提高到什麼呢,像西方發達國家的那個地步,像有很多創新的方法,比如說,他要中國不單是中國製造,而是要有中國創造的那一方面,他就走不下去。

所以呢,我想,百分之六點幾,可以做到,用現在的方法,但是原來的中國經濟增長潛力,應該是10%以上,13%,還可以走個十年;但是,因為目前習近平比較保守的做法,已經呢,司法、法治上的大量倒退,那所以我們的經濟現在就陷入了一個L形。


習近平退了一步

那麼現在,有一個進步就是什麼呢,至少習近平他不是微觀地管理進去,他不把黨治搞到國企去,現在也不叫……我們看現在,政府報告,不說做大國企,原來習近平是要做大國企,然後還有一個呢,原來是要把民營企業打下去,我想這裡面遭到反彈也太大。那麼現在大部分的民企,或者老闆,他們想走都想走,或者想走移民的,然後給中國的外匯市場造成了巨大的壓力。


所以,在所有這些壓力當中,我想這也是這麼一個背景下,李克強現在得到了更大的經濟上的指導權,但是他還是在一個大的政治環境下面去做,我想他的能力也會有限。


陳小平:從政府工作報告來看,我們現在回過來,在這樣一個宏觀背景下,核心是習近平先生的,法治在倒退,我們再看看李克強在兩會上對中國經濟問題的把脈,那麼他在這個裡頭提到了,剛開始就提到了,中國經濟裡面有很多的問題,他提到了很多的問題,你認為他說的這些問題,是不是說到了點上?


張欣:我想在目前的政治框架下,或者說,在整個黨治的大環境下,我想他這個報告是非常經濟性的、技術性的,他已經做到他可以做的最大限度——或者是說,這還是我能夠預期到的,他能夠說哪一些話。比如說,我們看到,在李克強的報告當中,他對黨治沒有提到,反而他多次提到——我數了一下,大概有五次吧,四到五次,他提到要法治。那你看,這個幾年,法治在其他地方是不談的。


然後我們再看各個地方,目前地方政府對國企改革,比如說我們看到韓正,前兩個月他視察了上海的國企,也做了報告,也基本上是和李克強的報告上一致的。他口頭上講了一句加強黨的領導;但是具體的方法,都是講混合所有制改革,國有企業要有改革,然後企業家要穩定。孟建柱也講到,要把企業家的那些原罪的問題呢,我們要解決掉,讓他們安心地能夠在中國發展他們的企業,和發展他們的商務活動,等等。從這裡看出,在這個方面,由於原來的左傾路線給中國企業家和中國的經濟造成了這麼大的負面壓力,所以習近平在這個方面他退了一步下來,這個我們可以看到,還是在這麼做的。(《核心是習近平的,經濟是李克強的》連載2,《外參》第85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