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岐山老部下卡位甘肅遇挫?

《外參》特約記者 周詳




進入2017年,隨著十九大迫在眉睫,甘肅官場的政治氣氛也越來越嚴肅。




2017年1月7日下午,甘肅省政協會議在蘭州舉行。據官媒報導,甘肅省政協今年制定了被稱為“史上最嚴”的會議紀律,按規定,政協委員在會議期間,離會15分鐘即視為缺席,將會被點名通報批評和處理。




甘肅官方稱,本次大會還在各會場門口設立了中途離會登記處,對於未履行請假手續而不出席會議和中途離會等情況,將點名通報。此外,會議期間不舉辦聯誼活動,不搞文藝演出,不組織委員參加未經會議批准的活動。大會祕書處還成立了督查組。




不過,最大的焦點還是王三運的去向。




在很多人眼裡,王三運是團派人馬,還是令計劃的人——有報導稱,王三運出任共青團貴州省委書記時開始與時任團中央辦公廳副主任的令計劃開始交往,並迅速確立了友誼。




1992年,胡任中共常委後,年底王三運就又被調入地方增加資歷,1992年12月起任六盤水市委書記,1995年9月任貴陽市委書記,1995年10月起任省委常委、貴陽市委書記,1998年8月轉任省委副書記兼省委黨校校長。




海外有報導稱,此後近十年間,王三運仕途突然轉暗,連續調任三個省,在省委副書記兼省委黨校校長這個虛職上徘徊不前。原因是涉腐傳聞纏身,雖然沒有被立案調查,但告狀和中紀委可能隨時啟動的調查都如影隨形地跟著他。為了沖出困境,王三運通過關係搭上令計劃,方式是在自己主管過的地方,親自替令計劃夫人谷麗萍的生意跑前忙後,最終取得令的充分信任,雙方結為同盟。據知情人稱,面臨仕途危機,不進則退的王三運在搭上令計劃之後,顯得極為忠誠,雙腳踏定一隻船,一切以令計劃馬首為瞻。




報導稱,2007年十七大後,令計劃權勢如日中天,通過中紀委何勇替王三運的擺平有關問題,當年12月後,王三運調任安徽省任代省長 。2008年1月31日當選安徽省省長。在安徽期間,其經濟工作能力雖然受到懷疑,但由於有令計劃的支持,2011年12月繼續高升甘肅省委委員、常委、書記,終成一方封疆大吏。




隨著令計劃的垮台,很多人自然而然的認為王三運也倒計時了。




有知情者較早時對《明鏡月刊》說,王三運和令計劃的關係並沒有傳的那麼密切,王下一步可能會高升出任國務委員。另外,王還是公安部部長的人選之一;而現在的公安部長郭聲琨則可能先到中央政法委當專職副書記過渡下,然後轉正執掌政法委。而深受家族和自身貪腐傳聞困擾的傅政華要麼退了要麼被查。而王小洪則以常務副部長的身分實際負責公安部的工作。



不過另有知情者最新對《明鏡月刊》指出,上面在對王三運進行政審性調查時,發現其親屬涉及房地產。這很可能使其出掌公安部長的希望破滅。他退居人大、政協的可能性更大。



王岐山老部下未能轉正




值得一提的是,隨著中央機構編製委員會辦公室主任張紀南接替王三運出任甘肅省委書記的呼聲越來越多,省委副書記、省長王岐山老部下王岐山林鐸沒能就地轉正出乎了一些人預料。






林鐸








林鐸早年參加海軍,1982年復員後,長時間在北京工作,歷任北京市公路局黨委副書記,紀委書記兼組織部部長;北京交通局紀委書記;北京市政管委會副主任;北京市燃氣集團有限責任公司黨委書記,董事長;中共北京西城區區委書記,區長;直至中共北京市委副秘書長。




林在北京工作期間,參與了籌辦奧運和舊城改造等諸多重大事務,受到時任北京市市長王岐山的賞識。十八大後,林鐸當選為中央候補委員,仕途一帆風順。2014年,林出任遼寧紀委書記,與王岐山“再續前緣”。




2016年3月,林鐸轉任甘肅,接任省委副書記和省長至今。由省紀委書記直升省長,林鐸被認為是“開了先河”;也是“十八大”後從紀委書記直升政府主官的“頭一個”。這其中,王岐山的認可和賞識功不可沒。




曾經的潛艇兵經歷塑造了林鐸穩定的心理素質和良好的身體素質。有中國媒體報導說:“在北京,即使是寒冷的冬天,林鐸也經常只穿很少的衣服。他的辦公室是不開暖氣的,以至於有的同事去他那裡談事,冷得受不了。”




香港媒體當時援引分析人士的話說,林鐸調任甘肅,“卡位意味明顯”;甘肅省委書記王三運2017年就到了退休年齡,那時林就可以順理成章地接任省委書記一職。



如果張紀南最終甘肅成行,那王岐山的老部下林鐸的去向無疑更為人關注。(《王三運:一輩子老少邊窮最後能進京?》連載完, 《外參》第83期)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