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當局操控百姓排外暴力

豐又收 專稿




中共又面臨對韓外交大失敗。




首先需要解釋“大失敗”。眾所周知,外交有點像下圍棋,棋正在下的時候,常常很難說什麼招是大敗招,大失敗。



但是,我們今天所要談的失敗是毫無爭議的大失敗,是中共當局也不得不承認、但又非常不好意思公開承認的大失敗。這裡所謂的非常不好意思,就是盡力回避,並嚴禁中國媒體提起。



白目的抗日風潮




再一個需要解釋的是“中共又面臨”外交大失敗。這裡的“又”字是從哪裡來的呢?原來是中共當局如今所面臨的對韓國外交可能的大失敗,跟2012年以來對日本外交大失敗如出一轍。




在那一年9月,為了阻止日本右翼團體登陸尖閣諸島也就是中國所說的釣魚島,進一步激化日本跟中國外交爭端,日本政府從日本國民私人手中收購了尖閣諸島。




中國全國各地大城市隨即發生所謂的“群眾自發的”反日抗議示威。許多地方的示威變成針對日資企業甚至是針對中國人財產的打砸搶的暴民行動,即所謂的“生日本人的氣,砸中國人的車”的暴力鬧劇。




自那時以來中共當局至今沒有解釋,為什麼2012年9月中國各地出現暴力反日示威的時候,中國媒體都對暴力打砸活動保持了沉默。




在這裡要順便說一句,在當時的中國媒體普遍保持沉默之際,只有官方的《環球時報》算是一個例外。《環球時報》聲言愛國群眾言行過激可以理解。






中國民眾在樂天超市外抗議。




2012年9月中國各地出現的暴力反日示威,確實是示威,向全世界顯示了中國還是一個多麼可怕的國家——其可怕就可怕在中國政府對那些令人瞠目結舌的全國性暴力打砸活動長時間保持沉默。




當時的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和總理溫家寶都好像什麼事情也沒發生,不表示支持也不表示反對,什麼話也不說。而即將接掌大位的習近平則神秘失蹤了將近兩個星期。




直到現在,人們也不知道如此對日本示威的決策是出於誰。2012年9月的全國性暴力示威,令國際社會對看上去相當現代化的當今中國另眼相看,讓國際社會一目了然地看到中國可以在一夜之間變得多麼流氓,多麼野蠻。




2012年9月的暴力示威令國際社會感到特別印象深刻的是,有廣泛的報導說,中國各地的警察在接到受害店家報警的時候不是保持沉默,就是虛應故事,拒絕出動警力維持治安。




中國國內外的眾多觀察家普遍認為,2012年9月中國各地出現的“愛國群眾自發的”暴力反日示威並非是自發,而是一出官方導演的大戲;那齣大戲是一個大失敗已經是不爭的事實。




只是現在人們不能確定的是,那大失敗的總導演是誰,是否有某個或某些人圖謀抹黑當時即將接掌大位的習近平,給習近平挖坑。



如今,習近平已經上台四年多,那些人還沒有找出來。外界現在還不能確定究竟是他無人可找,還是天網恢恢疏而不漏,那些人正在被找到。



到底誰是紙老虎?




無論如何,現在人們已經可以確信中國當年的對日暴力抗議示威絕非群眾自發,而是政府操控。因為政府一旦一聲令下,那些貌似怒不可遏的群眾馬上就煙消雲散不見蹤影,從而彰顯出那些自發的群眾其實是被導演的群眾。中共當局操控反日暴力示威猶如開關水龍頭,可以得心應手。




所謂的民眾自發的反日抗議跟老兵自發的維權抗議截然不同。前者是政府一聲令下立即停止,以後就不再出現。後者則是政府制止不了,年年出現,一年好幾次。由此可知,前者的自發是假,後者的自發是真。當然,這是題外話。




時間快進到在2013年11月下旬,中國軍方突然宣布劃設東海防空識別區,導致國際輿論大嘩,導致日本和韓國強烈抗議。




中共當局控制的中國媒體當時一度放風,說是中國劃設東海防空識別區是認真的,外國飛機假如不遵守中國的防空識別區的規定中國可以予以擊落。




但是,在中共當局控制的中國媒體放出這種狠話之後不久,美國兩架戰略轟炸機大搖大擺大模大樣地穿越中國劃出的防空識別區,以表示美國不承認那片防空識別區。



中國軍方隨即改口,不再說狠話,只是聲稱“進行了全程監視、及時識別,判明了美方飛機類別”。此言一出,中國網民笑翻了天。當時一個最流行的段子是:“武大郎自豪地表示,對西門慶和潘金蓮的床上活動進行了全程監視,判明了西門慶那玩意兒的尺寸和顏色。” (《中共對韓外交正重走對日外交慘敗老路》連載1,《外參》第83期)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