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劉少奇到劉源》


不管劉源力挺的新民主主義,是不是“和稀泥”搞左右通吃,是不是萬金油般的靈丹妙藥。現實是,許多中共黨員,已經忘記其從何處來,又去往哪裡。也不知道其現在何方,同世界是什麼關係。自欺欺人也好,懵懂不清也罷,或“打左燈、向右拐”,或“摸著石頭過河,走一步,算一步”,或言必曰改革開放與世界接軌,或言必曰治理整頓光復馬列正統,或“不爭論”,或“不折騰”。中共當政者的治黨治國思想,長期在這種混沌的氛圍下,至今沒有長期統一的、清晰的脈絡。

只見黨的總書記或者當家人一個個,時而強調“反右”更要“反左”,時而強調“不爭論”;或前腳高喊讓資本家傾家蕩產,後腳就推出“三個代表”恭迎資本家入黨;一會兒上綱上線殺氣騰騰敵情觀念弦緊繃,一會兒又強調“不折騰”搞一團和氣。其政或是悶悶或是察察。顛三倒四之下,“其無正也。正復為奇,善復為妖。人之迷,其日固久。”——沒有一個確切的標準,正會轉變為反的,善轉眼間成為惡,人人推崇的“黨內民主”,轉眼間就是被執政者唾棄的“自由化”,黨內黨外民心思變的聲音也轉眼就成了被打壓的“說三道四”、成了顛覆政權的“鐵證”,黨內黨外的不滿和困惑由來已久。

在這種思想混亂下,在署名為“中紀聞”的文章“黨員不得就重大政治問題說三道四”的棒喝下,劉源等人高舉起新民主主義的旗幟,既算是已經到來的大爭論年代裡種種聲音中的一種,又寄望此“靈丹妙藥”能成爲涵蓋“主流非主流”合成的“最小公倍數”,和彌合“左右理論”的“最大公約數”。固本培元,進而在中共理論體系內終成大統。

但父親淒慘結局的前車之鑒下,在全黨左轉、黨內民主黯然無光的背景下,在黨早已宣佈現在是“社會主義初級階段”和資本家不僅能入黨、高級幹部更可以經商當老總的現實下,人們不禁要問,劉源繼承父親意志、重提60年前的新民主主義的路,能走多遠?

【加入購物車】
http://www.mingjingnews.com/MIB/book/book.aspx?ID=P00000425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