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大前的渾水》


那些認為江澤民出面,說明中共十八大既定佈局基本穩定的看法,有些短視了。一個85歲高齡、病入膏肓的殘軀突然出現,說明在前有團派攻城奪寨、後有溫系暗渡陳倉的情況下,江系想主導十八大,已面臨著從未有過的難度,並且已經處在應付乏力、捉襟見肘的困境當中。

打壓房價是溫家寶的“最後”一搏。如果他成功了,溫家寶的政治生涯就還可以繼續,他將憑此在十八大之後的中國政局中繼續扮演一個重要角色,因為他救了國家,也救了黨,但如果他失敗了,他就有可能遭到清算,甚至會殃及家人。

現在評論薄熙來留給重慶的遺產未免操之過急,但他爭取常委的競選將中國的政治活動拉出了小黑屋,放到了聚光燈下。也許,薄熙來的行動展示了在中國,政治也有這樣的可能:公開辯論,激烈的競爭,尋求公眾支持。

讓人驚奇的不是駕駛法拉利的薄瓜瓜,而是他的父親是薄熙來。薄熙來正在發起一個有爭議的活動——“唱紅歌”,以期重振毛澤東精神。他命令治下的學生、官員們下鄉勞動接受再教育。他的兒子卻駕駛著價值數十萬美元,像共產黨旗幟一樣鮮紅的跑車,而這個國家去年人均年收入大概是3300美元。

汪洋在廣東正在嘗試一種更為自由的治理模式,人稱“廣東模式”,這和薄熙來的“重慶模式”形成了對照,並引起了公開的辯論。不過,即使是“廣東模式”,核心依然沒有觸動——要保持共產黨的領導。

【加入購物車】
http://www.mingjingnews.com/MIB/book/book.aspx?ID=P00000335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