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安日記》


讀過《延安日記》的專家們認為,這是深入考察1942—1945年這一時期中蘇關係、延安真實狀況,研究中共黨史難得的極為寶貴的材料。

《延安日記》記錄了1942年5月到1945年11月期間,共產國際駐延安聯絡員兼塔斯社記者彼得·弗拉基米洛夫以自身主觀角度記錄了在延安的見聞、感想。弗拉基米洛夫死後,該日記經其子弗拉索夫刪節後於1973年在蘇聯以《中國特區:1942-1945》為題名出版。1975年美國紐約德布爾戴公司出版了英譯本《弗拉基米洛夫日記》。

1976年,台灣國聯出版社出版了該書的中譯本,由周新根據英文本翻譯而成,名為《延安日記》。1980年,中國北京現代史資料編刊社根據英譯本由呂文鏡、吳名祺、唐秀蘭、石菊英等翻譯,內部出版了中文版《延安日記》。2004年3月又由東方出版社作為“現代稀見史料書系”出版,封面上注明“內部發行,僅供研究”,英文版中的照片都沒有收錄。《延安日記》後來被禁止發行。

作者說:我是命裡註定要成為中共歷史上所發生的,也許是最富有戲劇性的可悲事件的見證人了:該書作者以日記形式,記述了中共解放區的政治、軍事、經濟和文化等各方面的問題。全書以抗日戰爭時期中共同聯共的關係為背景,記述了中共的整風運動和第七次全國代表大會。對中共同當時駐延安的美國軍事觀察組的接觸以及中共和國民黨的關係等問題,也均有評述。

該書披露的內幕令人震驚:毛澤東、康生、劉少奇、周恩來在延安如何整掉他們的政敵、中共如何利用美國和蘇聯、如何准備與國民黨爭天下、八路軍在盡可能地與淪陷區的日軍做生意、到處都在做非法的鴉片交易……

弗拉基米洛夫在日記中既記錄了他個人的觀感,也摘記了正式通訊的材料。他之所以這樣做,是因為他受到特務頭子康生的嚴密監視,而筆記和日記是便於保存翻譯材料、共產國際執委會文件、文章、報告與來往電文等材料的惟一安全的地方。

【加入購物車】
http://www.mingjingnews.com/MIB/book/book.aspx?ID=P00000300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